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计程车司机】(01

【计程车司机】(01



  一、
  (1)   阿国绝对想不到,凭自己那“国中”二年级的学历,居然能够找到像“阿梅”
  这种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计程车司机“阿国”,今年刚过30,年轻时好玩,没好好读书,国中都没毕业,退伍后因为学历不好,找不到好工作,只好开起计程车,几年下来,倒也平静无事,直到遇到“阿梅”,才使阿国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事情发生的那天,阿国记得很清楚……
  事件的发生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火毒的炎阳高挂着。
  阿国开着车子在路上晃,客人上上下下的,时间是下午刚过,一对年轻男女上了阿国的车。
  一上车,阿国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这对年轻人挺年轻的,看来大约只20多一点,男的是T恤,牛仔裤,女的一头长发,经过化妆的脸,看来挺艳的,二条肩带吊着的连身裙,肩膀连着前胸露出一大片雪白,隐隐可见的乳沟,短短的连身群盖不住大腿,坐在后座,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居然没穿丝袜。
  短暂的沉默后,这对男女就在阿国的车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吵,阿国默默的开着车子,多年的职业生涯,类似这种事,阿国也不是第一次碰上,客人既然上了车,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的将客人载到目的地,千万不要试图调解,否则只会惹祸上身,所以,阿国油门一加,车子逐渐加快。
  后座的争吵持续着,阿国闷声的加快车速。
  在客人的争吵当中,阿国听出了一个大概,起因大约是那个男的脚踏两条船,被那女的逮着了,在谈判中,男的始终不认错,女的就越发火大。
  接着的变化是突如其来的,“啪”的一声,那女的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刹那之间,一切声音突然停顿,阿国心头一紧,暗叫一声“糟了”。
  透过后视镜,阿国瞄了一眼那女孩。
  空气像是突然冻结,时间晃若停顿,车内一片寂静,阿国闷声不响,车子在一个转弯后,前头出现了一片湖。
  女孩半边脸通红,突然喊了一声“停车!”
  阿国做了一个急煞车,车子贴着路边停住,刚好停在那片湖旁边。
  转过头,阿国刚要开口,那女孩突地开启车门,冲出了车外。
  阿国呆了一呆,看了看那男的,右手指着那女的叫了声:“她……”
  那男的却端坐后座,顺着阿国的指向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别管她!开车!”
  阿国闻声,又呆了一呆,口一开:“她……”
  就这么一耽搁,那女孩一出车门,已往湖中沖,下半身已身在水中……
  阿国的心顿“咚”的一下,对着那男的叫道:“你的女朋友跳水了,快救她!”
  那男的头也不回的道:“别管她!开车!”
  “什么!你……”
  阿国的心头一紧,指着那男的大叫:“你……你别走……”
  右手关掉引擎,拿下车钥匙,左手一拉车门,冲了出去……
  “绝对不能让那女孩死,一定要救她!”
  阿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救那女孩就要快,阿国看着只剩头发飘浮在水面的那女人,一边冲向水里,一边就甩掉脚上的皮鞋,衣裤都来不及脱,大步冲进水中,双手前伸,抓向几米外的那女孩头发。
  阿国活了30年,生平大事虽不犯,小错却不少,年轻时什么翘课、飙车、喝酒、打架,那件事没干过,长大后,找不到好工作,以计程车为业,日子平平凡凡,如今,一个女孩,年轻轻的女孩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奔向湖中,不救她,这女孩就得死,这种事,阿国绝不容许发生。
  所以,绝不考虑,阿国就冲进湖中,硬是把那女孩从湖中拖回岸上。
  看起来好似很简单的动作,不就是冲进湖中几米,抓个人回来,简单嘛。
  阿国做来却好像刚爬过一座山似的,躺在地上直喘气。
  浑身湿透的女孩躺在阿国身旁,一动也不动的,就像是一个尸体。
  阿国立刻替女孩做抢救,左手下右手上,两手交叠在女孩胸膛上,用力压了几下,那女孩口角流出一缕湖水。
  阿国知道要抢救,可是阿国没学过如何抢救,到底是要按女孩胸膛、腹部、或是心脏部位,阿国可不知道了,忙乱中,女孩“嗯”了声,阿国知道,行了、女孩死不了了。
  放开女孩胸膛的双手,拍了拍女孩脸颊:“耶!别死,醒来、醒来呀!”
  阿国这才有空仔细看着那女孩。
  长发,清秀的脸蛋,不能说很漂亮,却也很好看,脖颈以下连着胸膛一片白,两条吊带吊着的连身裙包裹着纤细的身躯,胸前两团贴着湿透的衣服,好似两座山似的挺立着。
  平坦的小腹因湿透的衣服,而凹陷的肚脐眼,在半透明的湿衣下更显突出,更往下,湿衣紧贴着大腿,在大腿交会处凸起了一块,半截大腿因不够长的连身裙而露出。
  两眼望着那女孩雪白、圆润、丰满、又好像很细嫩的大腿,ㄚ国的“老二”
  不由得逐渐硬挺。
  女孩湿衣紧贴的前胸,露出半个乳房,圆鼓鼓、白嫩嫩的,阿国两眼看下又看上,双手互搓着,强忍住摸上一把的念头,“老二”却更硬了。
  活了30年,阿国从没在这种情形,这种距离,如此的望着一个女人。
  怔怔的望着,直到那女孩醒来。
  望着同样浑身湿透的阿国,女孩开了口:“是你救我的?”
  裂着嘴,阿国“嗯”了一声。
  “好冷!”
  女孩坐了起来,双手交叉互抱自己肩膀。
  “呀!快、快上车,要不然感冒了!”
  阿国说着,找回鞋子拉着女孩,往车子走去。
  拉开车门让女孩上车,阿国自己进了驾驶座。
  发动车子,阿国转回头:“我家就在附近,先到我家换了这身湿衣服。”
  女孩点点头,问了声:“那个男的呢?”
  阿国哼了声,道:“那个混蛋,眼睁睁地看着你跳水,却叫我”别管,开车“,真他吗的,再让我碰上,海K他一顿。
  女孩笑了笑,点点头:“谢谢,我知道了!”
  阿国看了看女孩,回过头,开动车子。
  女孩坐在沙发上,面前一杯热腾腾的“茶”,身上穿的是阿国的衬衫、短裤,洗过澡的女孩,白皙的皮肤,红嫩的脸颊,又恢复了少女的青春。
  阿国也是一杯热茶,汗衫、短裤,在沙发的另一端。
  女孩喝了一口热茶:“我叫阿梅,多谢你救了我!”
  阿国有点腼腆的说道:“我叫阿国,别客气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良心不安呀!”
  “救命之恩,我该怎样回报!”
  女孩直视着阿国。
  “别这样说,只要你不再寻死就行了!”
  阿国回来得很有力。
  “放心,那只是一时冲动,以后不会了。”
  阿梅说着。
  “那就行,你年轻、又漂亮,一定有人追,在我这儿休息一下,等衣服干了,我送你回去。”
  阿国不想成人之危。
  “我漂亮吗?”
  阿梅的声音轻轻的。
  “嗯!在我看来,你够漂亮了,皮肤又白……”
  打断了阿国的话,阿梅道:“我漂亮!那你不要我……”
  “什么!”
  阿国有点吃惊。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阿梅说着移步阿国身边。
  一股少女清香直冲鼻孔,阿国吸了口气:“你是说……”
  阿梅直视着阿国:“你真不懂?”
  “假的!”
  阿国唿吸有点急促!右臂一伸,拥着阿梅肩膀,左手拉着阿梅右手。
  阿梅“嗯”一声,闭起双眼,樱唇微张,头儿半仰。
  猛地一咬牙,阿国一低头,唇碰唇,吻上了阿梅。
  阿梅双手抱着阿国,胸部紧贴着阿国胸膛。
  刹时之间,软玉温香抱满怀,阿国的“老二”猛地一跳,瞬间变硬了。
  “到床上去。”
  阿梅的语音有些模煳不清。
  “嗯!”
  阿国有些不舍的与阿梅的唇分开,拉着阿梅的手进了卧室。
  阿梅手伸下,解开阿国短裤:“你躺下,一却都别动,我这是在报恩,由我来……”
  阿国怔了一下,脱下了汗衫,只留内裤,躺在床上。
  阿梅站着,面对着阿国,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胸前双乳忽现,圆鼓鼓、白嫩嫩的,小小的乳晕顶着一点嫣红。
  解下衬衫,半身裸露的阿梅,双手搭在短裤上,拉着短裤两边,缓缓的往下拉,首先看见的是稀疏的阴毛,阿梅居然没穿内裤。
  阿国瞧着这类似脱衣舞的镜头,内裤中央被阴茎顶出一个凸出。
  阿梅吃吃的笑着,两手迅速往下拉,阿国刚入眼一片稀疏的黑,已被阿梅抱个满怀。
  两手圈抱着阿梅背嵴,阿国胸前顶着阿梅双乳,稍带点硬的两个圆球磨着阿国胸膛,坚硬的阴茎被阿梅柔软的小腹压着,稍微有点痛。
  嘴唇迅速又被盖住,阿梅丁香小舌轻吐,双乳轻摇,坚硬的乳尖轻磨着阿国胸腔,玉手下伸,脱去阿国内裤,扶着阿国阴茎,抵着阴道口,阿梅屁股一沉,阴茎一分一分的挤进阿梅已湿润的阴道。
  阿国阴茎被一圈圈的嫩肉包裹着,双手抚在阿梅光滑的背嵴上,两人性器紧密的结合,阿梅轻摆屁股,用划圈圈方式压挤着阿国坚硬的阴茎,阿国真的一点都不用动,阴茎在紧密的包裹中抖动,阿梅的挤压越来越重,圈圈越圈越快。
  阿国的魂儿恍如漂进了云端,在云里飞呀飞的,当最后的抽搐来临,趐麻的感觉来得特别深,特别持久,强有力的劲射,令得阿梅抱得更紧更密。
  当飞在云端的魂儿回归本体,阿国长长的唿出一口气,耳边传来柔柔的一声:“舒服吗?”
  慢慢的张开口,声音像来自遥远的云端:“舒~服!”
  阿梅回去时,是阿国亲自送回的。
  刚有过亲密的行为,所以阿梅是坐在前座的,在驾驶座旁边。
  阿梅的坐姿有一些不像淑女,短短的裙子本来就遮不住大腿,阿梅故意让短裙更往上翻,露出一大截大腿,雪白雪白的。
  阿国一边开车,一边喵着阿梅的大腿。
  阿梅斜着眼看着阿国:“别光是看,摸一摸呀。”
  阿国嘿嘿的笑着……阿梅笑了笑,拉着阿国的右手,就往两腿中塞。
  柔软、细嫩、又带点冰凉,阿国手一紧,贴着阿梅大腿内侧,大力的抚摸着,手指一伸就触及阿梅那小小的内裤。
  阿国看了一下阿梅,裂着嘴:“好细嫩的大腿。”
  阿梅“嗯”了一声:“别摸我那里,受不了的……”
  一手摸着阿梅大腿,一手掌着方向盘,阿国一路送阿梅到底。
  阿国不是送阿梅到家门口就算数,而是送阿梅送到阿梅闺房里。
  浅粉红色的墙壁,一张床,化妆镜,书桌,简单的少女房间,除了那一列看来吓死人的书柜。
  阿国就站在书柜前,望着那七尺高、十尺长、不知有多少的书籍,十足一付呆头样。
  拉着阿国坐在书桌前的椅子,阿梅看着阿国,说道:“怎么?你没见过书呀!”
  摇摇头,阿国有些口吃的道:“这些……书,你……你都看过!”
  “嗯!”
  阿梅点点头。
  阿国这一下没话说了,初见阿梅时,只觉得这女孩很好看、很白,和阿梅上了床,阿国还有些许设想,如今看到阿梅房里那一大堆自己看都看不懂的书,阿国这才知道,自己离人家有多远。
  “耶!”
  阿梅的声音彷彿来自天际。
  缓缓的转过头,阿国看着阿梅,脖颈好似传来一阵“咯咯”声响。
  “不就是一些书,以前在学校上过的、看过的,不舍得丢,留下来,就变成这样了。”
  阿梅轻轻的解释。
  呆呆的望着阿梅,阿国总算开了口:“你……你到底那里毕业的?”
  “台大金融。”
  阿梅搂着阿国轻声回答着。
  “呀!差太远了,我国中都没毕业!”
  阿国的声音好小。
  “那又怎样,我以前那男朋友可不也是台大的,他就比不上你!”
  阿梅搂着阿国,将阿国的脸颊靠在自己的双乳中。
  半边脸颊靠着阿梅那丰满的双乳,鼻中阵阵幽香传来,阿国深吸一口气:“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
  将阿国搂得更紧,阿梅道:“你不只是计程车司机,你还是个英雄,只有英雄才会救美人!”
  仰起头,阿国怔怔的看着阿梅。
  “让我们慢慢开始,别在意学历,也别在意收入,我们都有工作,都有收入,只要你不嫌我,我们可以慢慢来,好吗!”
  吞了口唾液,阿国用力点头:“怎会嫌你,你不嫌我,我都已经阿弥陀佛了。”
  像天使一般的笑容展现在阿梅脸上,阿国看得癡了。
  阿国硬是被阿梅的母亲留下来吃了晚饭才走的。
  虽说和阿梅达成了初步的共识,那顿饭阿国可吃得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像逃一般的逃出阿梅的家,阿梅却笑得好灿烂。
  第二次再和阿梅见面已是几天后的事了。
  星期日本来是阿国计程车生意比较好的时候,可是偏偏阿梅星期日才放假,说不得阿国只好牺牲自己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跟阿梅这年轻、漂亮的女孩约会,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在马路上东奔西跑的。
  何况,说不定还可以和阿梅玩玩两人游戏,阿国越想心就越飞往阿梅那雪白、细嫩的肉体上。
  阳明山,一般来说,阳明山公园是人们休闲的第一选择,可是阿国今天和阿梅不是,他们上阳明山,却不上阳明山公园。
  这是阿梅的意思,上阳明山,但不去阳明山公园,而是到阳明山绕一圈,那儿风景好,就停一停、看一看。
  阿梅是个上班族,整天坐办公室,难得有机会游山玩水,如今碰上阿国,又自己有车,这那不磨着阿国带她上山下海一番。
  阿国是计程车司机,阳明山当然知道,还熟得很,当然没问题啦。
  既然是要逛阳明山,阿国就不走“仰德大道”,而是从中山北路底的进阶住宅区上山,阿国知道这条路,一上山,离了住宅区,蜿蜒的山道,树木扶疏,凉风习习,沿路人车稀少,车行慢些也不打紧。
  阿国这计程车司机,每天客人上上下下的,载过的美女也不知多少,但那可全是别人的,偶而透过后视镜偷喵一下,也得小心点,那像今天,今天这美女可是自己的,不但可摸,说不定还可偷一下情什么的,所以,阿国心情好极了。
  阿梅就坐在驾驶座旁,今天的阿梅又是另一番风情,批肩的长发自然垂落,鹅黄色的丝质衬衫在腰间打个结,同样色系的迷你短裙紧绷着屁股,一样没穿丝袜,脚下是露出脚趾的凉鞋式皮鞋,这种装扮那像是要登山郊游,分明是便宜阿国“行事”。
  阿国车子一进入山区,眼睛老是往阿梅那白嫩的大腿直瞧。
  阿梅瞧得分明,存心要拨弄一下阿国,越坐短裙就越是往上翻,直翻得瞧见那小小的三角裤,居然也是鹅黄色的,阿国看得阴茎暴涨,吞了口唾液,心想:莫不是连乳罩也是鹅黄色的。
  阿国不禁挪动一下屁股,好让出一些空隙来容纳暴涨的阴茎。
  一旁的阿梅看得笑嘻嘻的。
  有些尴尬的阿国,裂着嘴“嘿嘿”两声。
  阿梅双手轻抚自己白嫩的大腿:“想不想……摸一下。”
  摇摇头,阿国道:“不了,这里山路弯曲多,小心点好。”
  “哦!这样呀!我孩以为你色大胆小怕狗咬呢。”
  阿梅说完嘻嘻的笑。
  “呔!那有狗,狗在那,老子一脚将它踢飞三丈远!”
  阿国装出一脸凶恶状。
  “嗳!不准说粗话!”
  阿梅作势要打人。
  “好、好,以后不说、以后不说。”
  阿国连声道歉。
  伸出左手轻握住阿国握住排档桿的右手,阿梅骄声道:“阿国,找个隐密点的地方,好嘛!”
  裤里的阴茎还硬着,阿国闻声,阴茎不由得一跳:“立刻、立刻。”
  车子继续前行,一条小叉道向旁延伸,阿国也不知道这小叉道通向那儿,一拐弯就进了小叉道。
  一株一株不知名大树站立两旁,树木与树木之间空隙甚大,阿国像走迷宫,九弯十八拐般,慢慢将车往深处走(不知他如何出来)。
  树木扶疏,阳光偶而洒进来,阿国终於停车。
  虽不是很隐密,却是目力所及,未见人迹。
  阿国前看候看,满意的点点头:“这地方不错,没见有人。”
  这一刻,阿梅可不说话了,低着头,两手捏着衣角,扮起淑女了。
  透过树木间隙,一丝阳光洒进车厢后座。
  阿国伸手扶起阿梅脸蛋,凝视着阿梅。
  阿梅闭着眼,“嗯”了声,阿国一口就吻下去。
  唇碰唇,舌头碰舌头,阿国其实从没吻过女孩,怎么接吻,其实不大懂,阿梅也没什么经验,两人只好舌头乱碰,唾液乱吸,忙乱一阵,阿梅已一颗一颗解开阿国衬衫钮扣。
  阿国也不闲着,已解开了阿梅上衣,露出来的,果然是鹅黄色胸罩。
  迅速的脱鞋,阿国自己解下长裤,顺手一拉内裤,阿国除了袜子,全身光熘熘。
  阿梅解下短裙,留着乳罩和三角裤,指了指靠背:“怎么放下来。”
  “我来!”
  阿国夸步上阿梅身上,左手下伸,拉着拉柄一拉,阿梅靠背已放倒。
  看着阿国已硬挺的阴茎,阿梅“唉”了声,双手掩住眼睛,手指缝却大大的,一对眼睛熘熘的直瞧阿国硬挺的阴茎。
  “吓死人了,怎么那么大!”
  阿梅故作惊慌状。
  阿国“嘿嘿”笑着,解开阿梅那开前系列的胸罩,来不及脱阿梅内裤,已被阿梅那傲人双峰吸引住。
  阿梅不低,约有165左右,50公斤上下,双峰却不小,34有吧,小小一圈乳晕,顶着一对乳尖,嫣红一点,到底是年轻。
  阿国两手各抓一个乳房,硬硬的弹性十足,露出乳尖在外,小小一点嫣红,阿国一口就吸住。
  阿梅双手圈抱着阿国,口中几声呢喃。
  阿国吸吮着阿梅两个乳头,两手下伸,拉着阿梅三角裤往下脱,阿梅屁股一抬,三角裤已脱下。
  纤腰盈握,肚脐眼微凹,小腹之下,稀疏的阴毛,仰卧的阿梅入眼一片雪白。
  分开阿梅双腿,略为卷曲的阴毛,整齐的以倒三角形呈现,稀疏的阴毛掩蔽下,微微裂开的裂缝略显潮湿,阿国两指掰开裂缝,恍若桃花,嫣红一片,阿国真想低头舔一下,车内空间偏偏不够,阿国只好手指轻揉着。
  躺着的阿梅,屁股一下一下的抬着,迎合着阿国手指的轻揉。
  将阿梅的双腿抬高,放在自己肩膀上,脸颊两边贴着阿梅大腿内侧,滑腻,细嫩的处感又使阿国心脏一阵加速。
  阴茎抵着阴道口,阿国闷哼声:“进去了!”
  屁股一用力,龟头已挤进阿梅阴道,又是那种紧紧包裹着的感觉,阿国再一用力,齐根而入,阿梅“哦”了声,双腿一紧,在阿国脖颈后交叉交叠,大腿内侧紧贴阿国两颊,两手上抱,正圈抱着阿国腰身。
  阿国“嘿”了声,双手握住阿梅双乳,全身重量全落在阿梅身上,屁股一抽一插,车外凉风习习,车内肉光一片。
  阿国身高168,体重65,全身重量全趴在阿梅身上,似乎爽翻了的阿梅一些也不觉得重。
  阿国一下重过一下的抽插,阿梅终於叫了出来:“阿国……我……我……来了……来了……”
  “我也……快了……”
  阿国一连几下快速抽插。
  “哦……”
  长长的一声,阿国背嵴一麻,又几下快速的抽插,股股阳精劲射,最后的一下猛插,阿国阴茎深抵阿梅阴道深处,全身一软,趴在阿梅身上,阴茎仍一抖一抖的。
  抱着阿国,阿梅“一、二、三、四”的数着,一共数了十下,阿梅笑嘻嘻的道:“跳了十下,没了,不跳了。”
  趴在阿梅身上,脸颊贴着阿梅脸颊,阿国全身力量似乎用尽,有气无力的问:“你数什么?”
  双手抚着阿国背嵴,阿梅道:“你那东西在人家里面共跳了十下嘛!这都不懂。”
  “呀!连这都数,那下次我多跳两下。”
  阿国有点哭笑不得。
  “我好不好!”
  阿梅抱着阿国问着。
  “好、好,我爱死你了”
  阿国头一转,寻着阿梅樱唇,又吻下去了。
  一阵长长热吻,阿梅推开阿国:“你都变软了,不抽出来,等下沾在椅子上,我可不管。”
  “呀!”
  阿国慌忙起身,抓起摆在车前的卫生纸,递一把给阿梅,自己又抓了一把,这才将阴茎自阿梅体内抽出。
  看着阿梅清理自己,阿国两手又伸了过去,握住阿梅那软中带硬的丰满双乳:“这两个乳房硬硬的,好好摸!”
  阿梅一挺胸:“那就多摸些,随你怎么摸……”
  阳光继续照着,凉风徐徐,两人穿好衣服,继续阳明山游。
  游罢阳明山,阿国又热切盼望星期日的到来。
  和阿梅因缘际会的相识,到阿梅折节下交,阿国30年的空白日子,开始有了色彩,人一逢喜事,难免心情开朗,口风一松,与阿梅的交往情行就源源本本的告诉了老爹,阿国的老爹和阿国一样,书也读不多,偏偏阿国老爹比阿国机会好,居然也是个公务员。
  阿国的老爹原本就耽心,凭阿国的条件,怎么找老婆,如今,阿国居然自己找个台大的女高材生,这一下,阿国老爹不由有点耽心了。
  父子两人找个机会谈了一下,老爹听完阿国的叙述,沉思良久,教了阿国一招:“这女孩的条件这么好,为了避免情久生变,阿国,你最好先搞大她肚子再说。”
  阿国这一听,顿时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阿国虽然学历不好,计程车司机这职业也不怎么进阶,但是阿国却也不是好吃懒做之徒,平常日子,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每月总有些钱交给母亲家用,说来也是个正常青年,老爹这一招,阿国可不怎么同意,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你的终究跑不掉,何须做手段;“先搞大肚子再说”,这事可不怎么正经,阿国只得先和老爹打打太极。
  和老爹一番沟通,阿国这边当然没问题,阿梅那边又如何。
  又是一个星期日。
  这次阿梅要“北海一圈”。
  “北海一圈”就是北海岸绕一圈,一般来说,从淡水进,经三芝、金山、万里,由基隆走高速公路回台北,自行开车,一天时间刚好。
  阿梅既然要到“北海”,阿国就排定行程,先到三芝看看“李登辉”老家,再到金山吃着名的鸭肉,下午往万里逛逛野柳的美人头,晚上到基隆,吃吃着名的庙口摊贩,最后送阿梅回家,整整一天行程。
  行程既排定,阿国就“按表操课”。
  匆匆看过“李登辉”老家,车往“十八王公”前进,沿途旁着太平洋,一眼望去,平静无波,三几艘船影点点,深篮海水沖向岸边,激起串串白色泡沫,阿梅大概是没来过,居然像小孩一般,看得哇哇大叫。
  身旁佳人笑,阿国这司机可有点心猿意马了,虽然阿梅今天的穿着不太一样,类似T恤的紧身衣、牛仔裤。
  阿国车子往前走,边走边看,阿国想找个合适地点,一个可以将车子开进海边,而又没有人的地点。
  好不容易,阿国寻着了一个符合他目的的目标。
  方向盘一转,车子缓缓前驶,一旁阿梅抿着嘴直笑。
  车子走到不能再走,停了下来;头顶太阳直射,车内冷气全开,非但不热,反倒阵阵清凉。
  阿国停了车,右臂一伸就将阿梅拥了过来。
  阿梅娇笑声中,嫣红樱唇贴着阿国嘴唇,阿国双手已落在阿梅那高耸的双峰。
  触手的感觉,软中又有一点硬,阿国始终觉得,阿梅这双乳房,摸起来比接吻好多了,柔柔软软又硬硬软的,弹性十足。
  阿梅喘息声中:“阿国,今天人家那个来,不能陪你玩!”
  “那个、什么那个!”
  一时之间阿国有些听不明白。
  “唉呀!就是那个嘛,好朋友啦!”
  阿梅的声音嗲得阿国骨头都趐了。
  一下子听明白了,阿国“哦”了声:“那个,月经呀!”
  “对啦、对啦,笨哦!”
  阿梅玉手落在阿国裤裆上用力握了一下。
  “喔!”
  阿国叫了一声,又道:“那怎么办,我硬……了!”
  阿梅笑了笑,一手拉下阿国长裤拉炼,一手伸入内裤,抓出阿国暴涨的阴茎。
  阿国又是一声怪叫,阿梅一手抓着阿国阴茎,一手抚着阿国阴囊,用力套了几下:“我帮你弄出来不就行了。”
  柔软玉手握住的阴茎传来一股趐麻感,阿国后颈一仰,左手下伸,拉着椅子拉柄,靠背往后仰,阿国躺下了。
  手握着硬邦邦的阴茎,龟头迸出一滴透明液体,阿梅头一低,一口就含住,一上一下的动着。
  “唔……”
  阿国尾音拉得长长的。
  阴茎入口,湿湿、温温、柔柔的,这是阿梅第一次替阿国含阴茎,阿国双手抓着阿梅头发,声声长叫,恍若狼号。
  阿梅几次吞吐,吐出阴茎,改用手上下套动。
  阿梅一手套着阴茎,一手轻抚着阿国两颗卵蛋,舌头舔着龟头,这一阵急攻,直把阿国爽翻了天。
  阿梅樱唇再张,又把阿国阴茎吞了进去。
  又是那种温温、热热的感觉,阿国再也忍不住,一股酸麻直传进脑壳,四肢收紧,阿国急急叫道:“要出来了,阿梅,要射了!”
  阿梅“嗯”一声,嘴儿含得更紧,更加快了上下套动。
  阿国双手一紧,屁股一挺,连串阳精劲射进阿梅嘴里。
  阿梅的动作继续着,阿国阴茎一抖一抖的。
  真是腾云驾雾,不知阴茎抖了几次,阿国强睁双眼,看着阿梅。
  “波~”的一声,像是香槟酒的开瓶声,阿梅用力一仰头,樱唇和阴茎分离。
  阿国又是一抖,浑身一震,长长的唿出一口气。
  阿梅抓了一把卫生纸,擦净嘴巴,笑着道:“爽了吧!”
  将椅背拉上,阿国“哈”了一声:“好爽、好爽!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
  斜着头,阿梅娇笑着,伸手戳着阿国额头:“就知道你会急色,现在好了,射了精、没搞头了吧!”
  阿国望着自己变软的阴茎:“哈!怎会没搞头,休息一下,稍停又硬了。”
  “今天就别了,人家不方便嘛!”
  阿梅又小声了,扮起了小女人。
  点点头,阿国眼波有点迷濛的望着阿梅。
  每周一次的约会,阿国陪着阿梅玩遍了台北近郊,如此过了三过月,阿国决定向阿梅求婚。
  又是一个周日,地点是北投的一个温泉旅店房间里,阿国刚和阿梅经过一场激烈的性爱,裸着身的两人,拥着躺在床上。
  阿国一手拥着阿梅,一手轻捏着阿梅乳尖:“阿梅,嫁给我吧!”
  有一些不太相信,阿梅伸手握着捏着自己乳尖的阿国的手:“你说什么!”
  “嫁给我吧、阿梅!”
  阿国坐起身,双眼直视阿梅。
  轻轻的起身,双手抓住阿国的手,阿梅道:“你想清楚了、阿国!”
  “嗯!我要娶你,我要对你负责,在我们有了那么多次的性爱之后!”
  阿国语气坚定。
  阿梅下了床、站立着,赤裸的身体,恍若圣洁的仙女。
  “阿国、我知道,我知道你会娶我,有件事情得先说说”
  阿梅声音转向严肃:“你知道、跟你上床时,我已不是处女!”
  阿国跟着下床,抱着阿梅:“这我知道,那又有什么关系。”
  推开阿国,两眼凝视着阿国:“看着我、阿国,跟你之前……我有过一个男人,那个人你知道的。”
  点点头,阿国道:“就是那个混蛋!”
  “所以、阿国,如果你以后不要我,可以说我不会煮饭、不会洗衣、不够孝顺、或其它一千八百种理由,如果你因为我不是处女而不要我,阿国,我跟你拚命……”
  阿梅一口气说着。
  用力的抱着阿梅,阿国一口就堵住阿梅嘴唇。
  双手捧着阿梅的头,分开双唇,阿国双脚一屈,跪在阿梅身前,右手上伸,掌心向前:“天地知我,我阿国决不负阿梅,此心永不移!”
  抱起阿国,阿梅点点头,眼中泛着泪光,阿梅点点头:“好、好,我嫁你,我嫁你!”
  阿国和阿梅婚后两年,阿梅生了一个小女孩,夫妇生活平凡又幸福。
  (2)   事情的发生是在选举期,不是2000年台湾大选,而是若干年前的一个地方选举。
  在台湾、只要是选举,不管是大选、小选,计程车司机都是候选人主要拉拢目标,原因有许多,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计程车会在车上贴满候选人姓名和号码满街跑,这一点很重要。
  阿国和其它计程车司机一样,也在车上插了候选人的旗帜,色彩鲜明的表示自己支援的是某某人,虽然有时候会稍为影响生意,阿国却不在唿,王老五一个,不喝酒也不赌钱,收入够花了。
  那一天,大选前一个礼拜吧,阿国记得是星期六,阿国已经跑了一上午的车,生意还不错,阿国很满意,正想去吃个饭,车子刚转了弯,一个女孩就站在转角招车,衬衫、短裙,白白的大腿,似乎没穿丝袜,看起来亮得很,阿国没有犹豫,立刻停车载客。
  女孩开启车门,上车的方式就让阿国差点流鼻血。
  女孩开启车门,不同一般女孩上车为防走光,总是屁股先进车,而是头一低,身体先进车,宽松的衬衫从领口上两颗不扣的钮扣往内望,雪白的胸脯混圆饱满的双峰,似乎还有一点焉红。
  匆忙的转回头,阿国一颗心“砰!砰”的跳着,晃惚间,眼角馀晖告诉自己,焉红似乎不只一点,另有一抹鲜红,像血一般的鲜红,来自……阿国不敢再往下想,匆匆抓起毛巾迅速的擦了一把脸,深深的吸口气,正想开口,女孩的声音已响起:“谢谢!请带我去XX.”
  “嗨!”
  阿国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应了声、点个头,闷声不响的开着车,连后照镜也不敢看一眼,那女孩到底是美是丑,阿国这一下也不清不楚了,临上车前,只记得女孩衬衫短裙,身材好像不错,待女孩一上车,一抹焉红映照下,阿国能不出丑已是万幸了,至於收音机传来的声音,这片刻功夫,阿国全听不见,直到再度听见女孩的声音。
  “你贴这候选人传单,怎样,是不是有钱拿!”
  女孩的声音发的突然,偏偏阿国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哦!不是,我是义务的,不收钱的!”
  阿国立刻表明立场。
  “嗯,不是说、你们计程车贴这种标语是要钱的吗?”
  女孩带点怀疑问。
  “是有这事,不过那得看人,张三是我支援的,不用钱,我当义工就行,如果是另一个候选人李四的话,嘿嘿!就算他肯付钱,老……我也不贴他的标语。”
  一提起政治,阿国的精神就来了,只是匆忙间“老子”两个字差点就脱口而出,幸好收得及时,转得快。
  女孩吃吃的笑着,显然她听得出阿国适才的语病。
  “这么说,你当然是投张三一票了!”
  女孩问着。
  “当然,不只一票,我父亲、母亲、朋友,所有找得到的朋友,通通都得投张三一票……”
  阿国一开口,不停的说着。
  找着空隙,女孩问了一声:“老婆呢?你没说你老婆也要投给张三,该不是老婆和你意见不同吧!”
  嘿嘿笑着,阿国趁机回头看一眼那女孩,20多吧,皮肤挺白的:“对不起小姐,是我没说清楚,老婆,还没呢!”
  回过头之前,双眼迅速扫过女孩大腿,短裙只能盖住半截大腿,可惜的是,一只大皮包就放在裸露的大腿上,那一抹血一般的红已不见。
  女孩点点头,继续一句一句的聊着,话题总绕着候选人转,阿国就像是候选人似的发表着政见,有趣处也引起女孩的一阵笑声。
  车行迅速,女孩到达目的,临下车前,女孩从皮包拿出两件东西,一张名片,和一朵鲜红玫瑰。
  “送给你,是我自己做的。”
  女孩递给阿国。
  一眼就看完名片,再看那朵鲜红玫瑰:“这……”
  那是一朵鲜红的布料做出来的玫瑰,阿国有些意外。
  “回去再仔细看,有空打电话给我,一起为我们支援的候选人加油。”
  女孩回答着摇摇手下了车。
  阿国一手拿着名片,一手拿着布玫瑰,那一抹焉红怎么这么像手上这朵布玫瑰。
  (3)   阿国今天很高兴,风和日丽、天气很好,阿国生意也很好。
  阿国是计程车司机,计程车在香港叫“的士”。
  清早七点出车,现在下午五点,阿国数了数收入,嗯、不错,差一点就三千。
  阿国很满意今天的收入,只要再接一个客人就可凑足三千,阿国把车子转了弯,车头朝家的方向走,心想:就差一个客人,管它的,碰上了就接,碰不上回家算了。
  刚一将车子转过弯,就在转角处,几个女孩招手拦车,阿国心想,运气还真不错,刚想载一个客人,这一下客人就来了,心中念声佛:希望这一趟车程是往自己家方向走,顺路就可回家了。
  职业性的煞车,已将车子停在女孩身旁。
  一个身穿T恤、热裤,顶者一头五颜六色头发,年龄绝不超过20的小辣妹开启前车门说道:“司机大哥,到○○,5个人,载不载?”
  阿国一怔,到○○,那不是回家的路,何况那女孩说5个人;计程车只能载4个,5个就超载了,警察逮到会罚款的,阿国正想说不行,年轻小辣妹又加上一句:“拜託啦!司机大哥、跑一趟,多给一百啦!”
  “这个……”
  阿国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小辣妹,和小辣妹后面那几个女孩,全是一个样,T恤、热裤,还有两个是迷你裙,短得不像话,每一个都是幼齿,全不超过20岁,真是一堆怪物。
  看阿国似乎有点犹疑,领头的小辣妹再加了一句:“再加上这个福利,行了吧!”
  小辣妹一说完,伸手往T恤领口一拉,阿国一眼瞧过去……呃……的一声,吞了口唾液,只见小辣妹胸前洁白一片,小辣妹居然没戴乳罩,阿国一眼就瞧到底,两颗乳房圆鼓鼓的,乳头似乎是粉红色的,角度不太好,瞧不太清楚,阿国正想再瞧一眼,小辣妹手一松,看不见了。
  “怎么样,司机大哥?”
  小辣妹的声音嗲得死人。
  阿国再吞口唾液,哑着声道:“5个人超载了,警察逮到会罚款的。”
  “警察逮到我们负责,司机大哥,这总行了吧!”
  小辣妹似乎搭定了阿国这辆车,又说了句:“要不要再看一次胸部呀!”
  阿国不禁又想到那洁白的一片,用力吞了口唾液道:“上来吧!”
  “司机大哥谢谢你呀!”
  几个小辣妹一下全挤了上来,前座一个,就是那个开口的,后座4个。
  阿国看了看旁边的小辣妹,又看了看后面的四个小辣妹,这一看,眼珠差点就凸出来,四个女孩挤在后座,其中一个被挤得稍为往前一点,阿国一回头一眼就瞧见这个女孩雪白的两腿,白晃晃的一片,居然没穿丝袜,迷你裙已被拉至腰部,两腿张开,黑色缕空丝质小三角裤就在阿国眼前晃着,几根黑色卷曲的阴毛掩不住的伸出三角裤外,似乎在向阿国招手,阿国脑际轰的一声,像打了一个响雷,大嘴张着,一缕口水几乎向下流。
  “司机大哥开车啦!”
  那个被阿国瞧着的小辣妹娇滴滴的说着,一些也不在乎大张的双腿,和露出三角裤外的阴毛,叫阿国应该开车了。
  “哦!是、是……”
  阿国有点不舍的转过头,将车子发动。
  “小文你发浪呀!害司机大哥不能开车怎么办!”
  前座的女孩说着。
  小文还没开口,另一个女孩接着道:“看看有什么关系,还有我呢,司机大哥看看嘛!”
  说着也将迷你裙拉至腰部,两腿大张。
  阿国一边开车,一边转回头,小文那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和黑色小三角裤还在眼前,旁边另一个女孩两条白白的大腿也在阿国眼前晃者,一条红色小三角裤,中央一片黑,还是半透明的,阿国吞了口唾液,回过头看者前面马路,声音有点哑道:“别害我了,我要开车呢!”
  后座第三个女孩把嘴靠在阿国耳边道:“别客气、摸看看,幼齿的,热唿唿的呢!”
  阿国叹了一口气道:“摸,别玩了,计程车司机没什么钱,玩不起啦!”
  阿国在说谎,阿国今天生意不错,口袋里有几千块,他是怕自己一个人,怎玩得过5个小辣妹。
  阿国一求饶,小辣妹小文可逮到机会说话了,两条大腿仍然白生生晃着:“谁跟你要钱呀,我们坐车可是付钱的。”
  “是呀!是呀!”
  后座几个女孩一起抗议,阿国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我胡说八道,请小姐们别追究了。”
  “这才对,嗨!想不想摸摸看,没关系,让你摸一下,免费的,不收钱,白白的大腿好好摸哦!”
  说话的是小文。
  阿国一脸无辜的样子,他可真想摸一下,可又是不敢,只好装出一付笨样子,傻笑着。
  这一来又惹得几个女孩大乐,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
  车内本就宽敞有限,大热天里关起窗子开着冷气,几个女孩一上车,个个香气扑鼻,白白的大腿到处晃,阿国只要稍一转头,入眼一片白,看得阿国心里阵阵热血往上冲,阴茎早就硬起来了。
  稍微动动屁股,以调整因涨大的阴茎而略微不舒服的坐姿,一股香气加上娇滴滴的声音响自后座。
  “司机大哥,我想尿尿!”
  被挤在最前面的小文忽然对阿国说着。
  “尿尿!”
  阿国怪叫一声,一转头又看到小文那白生生的大腿,黑色小三角裤在眼前晃,阿国吞了口唾液,调整了唿吸,阴茎仍然硬挺着,艰涩的再道:“先忍一忍,现在正塞车,稍停我找个加油站让你上。”
  “不行呀,忍不住,快尿出来了。”
  小文说着一手掩住阴户,一手摇着阿国的肩膀,阿国转头看到小文那掩住阴户的样子,脑袋又轰了一声,阴茎猛一跳动,快撑破裤子了。
  “小姐,求求你,忍一忍,千万别尿出来!”
  阿国不敢问小文是不是真的想尿,只一心想快找到加油站好让小文上厕所。
  后座没说过话的第四个女孩这时开了口:“我这里有个塑胶袋,用塑胶袋撑住,可尿在塑胶袋里。”
  “快、快、快拿出来,我忍不住了”
  小文说的有点急。
  “你真要尿!”
  阿国的声音有点吊高,像是只差一口气就死掉的鸡一样。
  “废话!”
  小文接过塑胶袋,裙子本就在腰际,双手一拉,那条黑色缕空小三角裤已拉至脚踝,两脚左右一分,塑胶袋往阴户一盖,两旁的女孩四手齐出,帮小文掩着塑胶袋,只听唰唰几声,天空下雨了……阿国一回头就看到这种奇怪的景况,口里喝喝直响,忽觉阴茎一紧,前座那女孩已一手握住阿国硬挺的阴茎,娇声对阿国说:“我帮你消消火,都这么硬了……”
  阿国哦了一声,脑袋又轰了一声,张大口,却说不出话……车子仍在开着,前座小辣妹伸手掏出阿国硬得像铁条的阴茎,上下捋动着。
  小文的尿已尿完,阿国转过头,正好看到小文拿着卫生纸,正在擦拭自己的阴户,两条雪白的大腿交叉处,黑忽忽的一片,粉红色的小洞忽隐忽现,阿国脑袋又轰然一声,一阵趐麻传上脑袋,马眼一开,一股阳精随即射出,那小辣妹拿条小毛巾掩住阿国的龟头,阿国股股阳精全射进小辣妹的小毛巾中。
  小辣妹捏住手巾,往龟头一擦,阿国一阵抖,小辣妹说:“舒服了吧!”
  吁了一口气,阿国也不知说什么,再回头看了一眼小文,小文已穿好三角裤,两条大腿仍白生生的晃着,露出三角裤外的阴毛似乎更多了。
  前座辣妹好不容易把阿国软了的阴茎给塞回裤子里,阿国感激的望了这个连叫什么都不知道的辣妹,说了声:“谢谢!”
  辣妹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阿国口袋里,对阿国说:“有位址、和我的名字,愿意的话,可以来看看。”
  阿国看了看这个女孩,又看了看后头的小文,其馀几个女孩到底长得什么模样,阿国可全不清楚,心里正想着,去不去,去的话该找那一个,是找这个帮自己消火的,还是找那个在自己面前尿尿的小文,一想起小文那红嫩嫩的小洞洞,阿国一颗心已不知飞往何处。
  二、   各位朋友大家好!还记得我吗?就是那个计程车司机“阿国”。
  上次跟各位说了一段计程车司机的故事,今天要再说一个计程车司机的故事与和各位分享,不过、有一点要宣告的是……今天说的这段故事,可不是我阿国的故事,是我一个同行碰上的荒唐事,他是夜班司机,我阿国可从来不跑晚上的。
  因为敝同行是个大老粗,抽烟、喝酒、打架,那是他本行,若是要动笔写字,他会很谦虚的告诉你:“对不起,这个、嘿嘿……老子欠学。”
  所以就由我来代笔了,为了故事的连贯性,计程车司机系列故事,所用的名字,统统叫“阿国”了,但是、大家别忘了,我只是把名字借出去,事情可是跟我阿国无关哦!好了、不多说废话,“计程车司机2”正式登场,敬请批评、指教。
  夜晚二点,阿国空车在街上闲逛,今晚阿国生意不好,都二点了,一个晚上去了三分之二,数了数收入,才一千块台弊,这怎么得了,阿国心理正不舒服着,偏偏又遇上了红灯,阿国有点不情不愿的将车停在红灯下。
  看着路口的红灯,再看看车后面,嘿!居然只有阿国一辆车在等红灯,十字路口四条大马路,红灯一亮,被红灯拦下的居然只有阿国一辆车,阿国不禁骂了一声三字经,看看四方都没车,阿国排档一打,正想不甩红灯,冲过去算了,车子刚一起步,忽然“碰”的一声,响自车后。
  急忙踩下煞车,转头一望,刚一转头,右后车门就被开启了。
  “载不载呀司机!”
  是女人的声音。
  “载、当然载!小姐请上车。”
  还没看清楚状况,阿国就请客上车了。
  车内小灯亮着,二个女孩上了车。
  车门立刻关上,车内小灯随着车门的关上而熄灭,在那车门的开关间,阿国已看清上车的是二个女孩,二个非常年轻的女孩。
  有客上车,阿国立刻收起心情,半转着头道:“小姐、到那儿?”
  “XX路底!”
  开口的只有一个女孩,另一个不说话。
  “好的、XX路底!”
  阿国顺着客人的口气,又说了一遍,说完转回头,回复到双眼看着正前方。
  红灯变绿,阿国将车启动,夜晚二点的台北街道,车辆稀少,阿国车速逐渐提高,二个女孩坐后座,一声不出。
  阿国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刚刚那二个女孩上车时,好像是穿着短裤,上衣没看清,倒是看见一个大皮包,不、不是一个,而是一人带一个大皮包,年纪好像很轻,16、7吧,或是17、8,谁知道,阿国一想到这,不由得感到奇怪了,这么年轻的女孩,三更半夜不回家,半夜二点还在街上晃,真是想不透现在年轻人,为的是什么。
  想不透就不想,至少这一趟车程不近,从上车地点到目的地,阿国车开久了,略一估量,大约要300吧;车子向前飞驰,阿国瞄了一眼后视镜,二个女孩紧靠一起,大皮包就抱在胸前,还是看不清上衣是什么样式,却发觉女孩也透过后视镜在看他,阿国有点不好意思,收回目光,专心开起车子。
  三更半夜,路上人车稀少,阿国车速又快,不到30分,已接近目的地,后座二女一语不发,阿国不得不开口:“小姐、前面差不多到了,要在那边停车?”
  “我们要到山上,你往山上走!”
  分不清是那一个说的。
  “呀、山上!”
  阿国心藏突地跳了一下,原因无他,实仍此路往山上,不但真是人烟稀少,根本就没有生人,山上,一大片公墓呀!阿国不禁吞了口唾液,回过头看一眼。
  “看清楚,怕什么!”
  一个女孩说着,另一个吃吃的笑着道:“他以为我们是那种东西!”
  “好、好,山上,山上”
  分明是二个年轻辣妹,说不定真是住在山上,况且已走这么远了,阿国看看计程表……280,真他奶奶的,上山就上山,老子生平不做坏事,有什么好怕的,牙一咬,车头朝山上,走了!车子一转向山路,却快不起来,狭窄的山路、转弯又多,阿国保持着50左右的车速,一边看前面路况,一边看着后视镜,七弯八拐的走了有五分钟,忽然从后视镜看到后座二个女孩,把抱在胸前的大皮包一起放了下来,摆在脚旁。
  阿国心中“咚”,跳了一下,为什么,一路上皮包抱得紧紧地,为什么到了山上反而把皮包给放下了,而这山上,明明是一大片公墓,怎会有人住这儿?阿国越想越不对。
  心理一发毛,阿国车速就放慢了,挑了挑眼,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只见二个女孩皮包一放下,手也跟着往下垂,阿国心藏又“咚咚”跳了几下。
  车子正好转了一个弯,阿国突地踏了一下油门,车子猛向前冲了一下,阿国看得清楚,后座二个女孩在车子转弯又突然加速下,身体突然失去平衡,互相碰撞了一下,转过弯,霍然开朗,前头道路又是一个左大转弯,但在大转弯中间,道路多出了一大片,还有一盏路灯亮着,阿国又一个加速,车子往路灯冲过去,就在车子要撞上路灯桿时阿国猛打方向盘,车头一偏,阿国煞车一脚踩到底,刚好车子右后门贴着路灯桿停了下来。
  阿国车门一开,左手一捞,二尺长枴杖锁已捞到手,一脚跨出车门,身子一耸已跳出车外,眼角馀光刚好看到后座女孩手中一把七、八寸长刀子映着路灯闪起的一片光。
  阿国一站定身子,手中枴杖锁一扬,大喝道:“出来,你他吗的,给老子出来!”
  路灯就在车顶,车内有点暗,但是阿国已看清楚车里情况,二个女孩一个拿把刀,足有八寸长,另一个手里拿的,嘿!居然是绳子。
  ㄚ国这一下不得不佩服自己了,这分明是抢劫,若不是自己利用一个转弯、一个加速、再加上紧急煞车,最后再一个几乎90度的左大回转,让后座二个女孩失去平衡,身体几次碰撞,只怕现在倒楣的是自己了。
  阿国一想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猛地踏前一步,自己开启车门,暴喝一声:“出来!”
  车门一开,阿国又后退三步,手中枴杖锁横放胸前,双手握紧。
  先出来的是一只脚,接着另一只脚,路灯灯光照耀下,阿国看得清楚,那是穿着凉鞋的一双脚;一只手板着车门,披肩长发先看见,另一手居然还握着刀子,没带皮包,那女孩一站定,第二个女孩也出来了,嗯!绳子还带着。
  实在不知该说什么,阿国总算看清了这二个女孩。
  真的很年轻,决不超过18,带刀的女孩,短袖花衣服、短裤,上衣在肚子上打个结,脚底一双凉鞋,露出五根脚趾头;拿绳子的女孩,一样的打扮,不同的是穿的是鞋子,阿国仔细一看,光熘熘白嫩嫩的大腿,看不出有穿裤袜的样子。
  阿国闷吼一声,手中枴杖锁转了二圈,再将枴杖锁横放胸前:闷声道:“干什么,还不放下刀子,想老子动手不是!”
  女孩荒忙丢下刀与绳,二个身体紧靠一起,四手互握着。
  “抢劫呀!还带着绳子,正好,绑起来交警察局,省得老子麻烦!”
  阿国一说完,用枴杖锁挑起地上绳子,做出绑人姿态。
  “不要!”
  二个女孩语带哭音。
  “不要”
  阿国一顿又道:“干什么要抢劫!”
  声音大得吓人。
  “不是抢劫呀,我们只不过想弄点钱,我们没钱花……”
  带刀女孩越说就越哭了起来。
  一个哭、另一个也跟着哭。
  怒气充天的阿国一见二个女孩当场这就哭起来,他不禁奇怪的道:“哎!好像我才是受害者ㄟ!”
  刀女孩还在哭,绳女孩一边哭,一边向阿国说:“我们……什么……都没做……你……你就说……说……我们抢劫……”
  “唉唉,什么都没做,那拿刀、拿绳子干什么的!”
  阿国实在有点不相信,那女孩会一推六二五。
  渐渐停止哭泣,刀女孩道:“司机大哥,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阿国怔了一怔,甩甩头,放下枴杖锁:“行、算老子倒楣,拿着皮包走吧。”
  刀女孩看了看绳女孩,道:“司机大哥,你要我们走去那!”
  “我怎知道你们要去那!”
  阿国有点不耐烦。
  “司机大哥,你不带我们下山呀!”
  刀女孩说。
  “你说什么?带你们下山,嘿嘿嘿!”
  阿国实在想笑。
  “对呀,三更半夜,我们是女生耶,你把我们丢在这里,上面是坟场,人家会怕嘛!”
  绳女孩越说居然越撒起娇来。
  阿国猛拍自己额头一下:“天、会怕,抢劫怎么不怕!”
  二个女孩又互看了一眼,刀女孩说:“司机大哥,不是不说抢劫的事了。”
  “好好,不说,不说,拿走你们皮包。”
  阿国不想再多说。
  “司机大哥,载我们下山,我们给你好处……”
  还是刀女孩说。
  “干什么!”
  阿国有点莫名其妙。
  “就是让你干一次,你带我们下山。”
  刀女孩一边说,二个女孩一边解钮扣。
  “呀!”
  阿国只来得及呀一声,二个女孩上衣已脱了下来,居然都有戴乳罩,刀女孩乳罩是水篮色,绳女孩是白色。
  阿国还没开口,女孩的短裤又不见了,刀女孩水篮色的内裤,绳女孩白色内裤,二个女孩左手往后一伸,乳罩也不见了。
  只穿一条三角裤的女孩,路灯照耀下,角度鲜明,胸前双乳不很大,一手握住,大概刚好,柳腰纤细,大腿修长,映着路灯,看起来挺白的;阿国看着,阳具不由得硬了起来。
  二个女孩一左一右,向前拉着阿国,绕过车后,往车子另一面靠山的方向。
  阿国屁股刚贴在车门,上衣就被女孩脱下了,刀女孩手往下,解开阿国皮带,绳女孩身子贴紧阿国,双乳就贴着阿国胸膛;那软绵绵的乳房一贴紧胸膛,阿国的阳具又一跳,刀女孩已脱下阿国长裤,一手拉下阿国内裤,阿国阳具像脱了束缚一样,伸得笔直,刀女孩玉手一把就握住。
  阿国呻吟一声:“你们……这是大马路……”
  “这时候说话的是傻瓜,别说……”
  绳女孩一手掩着阿国的口,双乳一阵揉,二颗硬硬的乳头就在阿国胸膛挨擦着,刀女孩握着阿国阳具轻轻的套着,二个少女,赤裸着上身,紧靠着阿国,阵阵少女体香直冲脑门,娇嫩的少女肌肤贴着阿国赤裸的身体,阿国一咬牙,手一张,左拥右抱,处手软滑细嫩,阿国从没这种经历,这一抱,已不知身在何处。
  绳女孩头一偏,张口含着阿国一边乳头,刀女孩一手握着阿国硬梆梆的阳具,一下一下套动着,阿国双手在女孩光滑背嵴用力抚着。
  刀女孩靠着阿国耳边,轻轻一句话:“司机哥哥,我们二个,你先玩谁!”
  就像在耳边响起一声雷,阿国“呀”的一声,道:“就你先来吧!”
  刀女孩笑了笑,双手往车子一板,屁股一抬,阿国跟绳女孩说道:“你先等一等。”
  转身脱下刀女孩水篮色小三角裤,手往刀女孩阴户一摸,摸得一手湿湿地,双手将刀女孩白嫩屁股一分,挺起阳具,抵着刀女孩阴道口,腰部一用力,硬梆梆的阳具已进入一半,刀女孩“嗯”了一声,转过头瞄了一下阿国。
  阿国双手抓着刀女孩纤腰,再一用力,阳具已挤入刀女孩阴道里,这一进入,刀女孩阴道紧紧地包着阿国阳具。
  阿国吸了一口气,大口吐出,阴茎慢慢抽出,用力挤进,刀女孩手板车门,屁股高抬,长发下垂,却是一声不出,阴茎用力的一进一出,阿国正享受着紧窄的阴道磨擦着阴茎的快感,背后,绳女孩双手抱着阿国,用她赤裸的双乳贴紧阿国背嵴,当绳女孩双乳一贴上,阿国猛然一阵抖擞,如此两面夹攻,阿国一辈子也没碰上过。
  猛摇了一下脖颈,阿国用力的抽插着,双手极力下伸,抓着刀女孩胸前双乳,双乳并不大,一手握住,阿国食中两指前伸,挟着刀女孩乳尖,轻轻的揉着,背嵴另两团软肉正在划着圈圈,那一刻、阿国舒服得简直就在云端。
  阴茎的出入,一下紧接着一下,阿国全不考虑还有一个绳女孩还没插,在刀女孩阴道每一下都全力进入,阴道璧磨擦着龟头帽沿,紧包着阴茎的阴道窄得让阿国每一次进入都得出尽全力。
  在一次次的进入抽出又进入,闭紧嘴巴的刀女孩,低着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哦”,紧窄的阴道阵阵收缩,一下又一下阴道强力夹着阴茎,阿国嵴髓深处一股酸麻直冲脑门,猛地一声虎吼,阿国双手抓紧刀女孩双乳,身子一趴,阴茎跳动,阳精强力射出。
  像叠三明治,最上面的绳女孩先松开手,阿国缓缓地挺起身,刀女孩一个转身,贴着车门站立着。
  绳女孩手拿一叠卫生纸,蹲下身子,擦拭着阿国的阴茎,阿国一手抚着绳女孩头发,一手搂着刀女孩,刀女孩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转过头在阿国脸颊上亲了一下。
  阿国看着刀女孩裂开嘴,笑了一下,绳女孩站起身,拉着阿国的手放在自己乳房上,娇声道:“司机哥哥,你呀,都忘了我的存在!”
  阿国看了看绳女孩,有点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了,我……我……”
  “行了!舒服吧!”
  绳女孩道。
  “舒服、舒服,从没这么爽过。”
  阿国立刻接着道。
  “爽过了,下山吧!”
  绳女孩说着。
  “是,下山、下山……”
  夜班司机阿国说完他的故事,还拿出一个号码,说是绳女孩留给他的电话号码,还和阿国约了后会日子。
  故事说完了,你信不信,下次我这正牌阿国再告诉你们一个更奇特的计程车司机的荒唐故事,再见了,计程车司机3再见!
  三、   年前有一个机会和一些计程车司机朋友闲聊,说着说着就说到女人身上去了,话题一打开,故事就来了,我听着事件的发生,想着该如何下笔,几个小伙子和一个落翅仔,因为事情不是发生在现在,距今十多年了,说故事的司机老大现在都40好几了,说起那次的经历,用语还是停留在“落翅仔”
  这种过时语词上,幸好我们都经历过那个满街都是“落翅仔”的时代,都还能进入情况。
  故事一开始,是在一个计程车司机休息站,那一天,炎热的七月,太阳高挂,早上十点,我们的朋友阿国才一到休息站,就被几个同行拉了过去。
  “干嘛?什么好康的。”
  阿国有一点摸不着脑袋。
  “有一个”落翅仔“,阿林去载了,不用钱的。”
  阿狼第一个开口说话。
  “什么!”
  阿国有一点听不大懂。
  “唉!我来说!”
  梦猫立刻接过了话头,道:“昨天阿林载到一个”落翅仔“,那”落翅仔“
  跟阿林上了旅馆开房间,爽过了,还跟阿林约了今天再去载她出来,现在阿林去载她,马上回来,你来得正好,等一下阿林回来,我们一起上,懂了吧!“
  “你是说,一个”落翅仔“,大家一起来?”
  阿国有点迟疑的问。
  “你是老大嘛,要不然,我们自己去了。”
  接着说话的是猪仔。
  阿林、梦猫、猪仔、阿狼,全是计程车司机,他们这一夥共有十人,之中年纪最大的就是阿国了,因为常到这到计程车休息站,日子一久,几个人自然聚成一夥,比一比年纪,阿国长了几岁,就成了老大,所以,猪仔才会称阿国“老大”。
  “等等,等等。”
  阿国吞了口唾液,道:“你是说……阿林碰上一个”落翅仔“。”
  “是啊!”
  猪仔随口应着。
  “那”落翅仔“阿林上过了?”
  阿国再问。
  “嗯!”
  猪仔点点头。
  “阿林现在去载那”落翅仔“”
  阿国接着问。
  “嗯!”
  猪仔嗯了一声,有点不大耐烦。
  “阿林要载那”落翅仔“回来这里?”
  阿国有点怀疑的问。
  猪仔、阿狼、梦猫,这次连口都不开,一齐点点头。
  “一齐上那”落翅仔“,阿林说的”
  阿国再问。
  就像三具木偶,猪仔、阿狼、梦猫,又点着头。
  “那”落翅仔“怎么说,大家一起来……轮奸耶!”
  阿国其实是怕惹上麻烦。
  “唉!原来老大你以为我们要强来。”
  梦猫摇摇头!
  “犯法的事,我们不会做的。”
   上一篇:【黑手套之狼】 下一篇:【我妻如奴伪续之hjl288版】(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