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暗流,母子的忧愁】(1

【暗流,母子的忧愁】(1



第一章 楼上的怪客 楼上的房客由于深夜扰邻已经和保安发生了不下三次争吵,但问题还是没有
解决,相反,愈演愈烈。 兰兰没见过这个邻居,这可不是无缘对面不相逢,现代城市居民,冷漠是常
态。更别说这邻居昼伏夜出,想打个招呼都没机会。据胡嫂她们说,这是个流氓
痞子,无事生非的主,保安也拿他没办法。 儿子的学业已经到了最要紧的时刻,高考剩不到三个月,这样的环境肯定会
影响他复习,本来就底子薄,加上家庭变故,亏欠他的太多了。在这节骨眼上,
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兰兰幽幽地望着天花板,写封信试试。 周立大学毕业三年了,半年前离开公务员岗位后,租住在这个小区,等待着
年底的举家移民。 本来闲置的游戏再次成为他百无聊赖时的消遣,dota这个游戏有种独特
的魅力,在看似公平的游戏规则下,他经常可以突破种种局限,发挥出别人发挥
不出的150% 的英雄能力。是的,他就是个为大众不耻的图B。(开图外挂) 在游戏里也可看到人生百态,与形形色色的网线另一头的人对喷是他在游戏
中的另一快感,声振屋瓦是他胜利的号角,邻里照面时皱起的眉头压根不曾动摇
过他,在这个妖孽横行的时代,你老汉推车摇你的弹簧床,我点上烟静观美女观
音坐莲,耶稣说,你们当中谁是无罪的,谁就可以拿石头砸她。 周立一直就是这么活着,活着,做个男人。这是他的两个基本信条。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不想认识周立。我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和这种无视社
会规则的人接触必然导致人生观的崩塌,信仰的东西可以看不见,摸不着,但不
能被人踩在脚下,那种震撼产生的后果很可能是一蹶不振。 就像是阉割牲畜时,有一种称为「锤骟」的手段,就是对阉割后仍烈性不改
的顽物,在它面前用锤子把摘取的睾丸砸碎。此役之后,无不俯首,百试百灵。 周立为我展示的,就是这个社会「锤骟」个人的现实。 周立发现邮箱里有一封没有邮戳的信。一个单身母亲,这样啊。看完信他会
心的笑了,是个需要辅导的高三学生,还是个需要辅导的寂寞母亲呢?信里的内
容是典型的女人血泪史,和每一个街头妓女擅长的桥段大同小异。被男人始乱终
弃,亲人疏离,独身带着孩子,卑微而坚强的活着。 是夜,9时。儿子还没回家,敲门声响起。是个年轻男子,脸型英武,胡渣
稀疏,眼睛不大,却透着冷冷的光。 「不好意思,门铃坏了,你是?」兰兰怯生生地问。 「你儿子的班主任,我姓周。」周立撒谎就和点根烟一样麻利。 「啊,快请进,琪润上晚自习还没回来,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因为家里就
剩我们娘俩了,所以我有给他买手机……」兰兰一边把周立迎进门,张罗着泡茶,
絮絮说着。 屋里干净整洁,事实是,没多少家具,自然不易显得脏乱。只亮着一盏客厅
的灯,通往阳台的窗帘紧闭,餐桌上还有几个冷菜。 「不用」,周立抓住兰兰的小手,「我坐一会就走,我就住在附近,顺道过
来看看。」 兰兰忙不迭将手抽回,有些不知所措。 「你儿子最近上课精神有点恍惚,是休息得不好吗,还是复习得太晚,熬夜
是要不得的,这可不是百米冲刺,现在最重要的是劳逸结合。」 「我和他爸离婚后,一直忙于工作,也没多少时间陪他,琪润一向懂事,没
让我操过心,他还说着考上大学要让我过好日子呢……」兰兰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周立感觉这妇人思维很是混乱,东拉西扯的,令人颇感厌烦。 「我今天过来是想看下,是不是有我可以帮忙的,毕竟我就住在边上,照应
得到。没关系,有什么需要的你直接说,我会尽量满足。」周立再度把手轻轻附
在妇人手背上。 「啊,那多不好意思。听琪润说,老师在学校对他很照顾,怎可以再麻烦您?」 「琪润和我说,你们小区有个无赖,常常在深夜里大吼大叫的,是不是?」 周立盯着兰兰的眼睛,淡紫色的眼影,看来也是个久历风尘的女人。 「是没错,我前天有给他写了封信,因为这人是个夜猫子,轻易见不到,也
不知道他看了我的信没有,我们孤儿寡母的,希望他多少能体谅吧。」兰兰眼里
闪动着泪花,生活的艰难使她柔弱的女性气质质地变得无比柔软,她也不清楚为
什么在这个儿子班主任面前变得这么善感,是自己太长时间没和人交流的关系吗。 「择日不如撞日,我这就陪你上去和他谈,走吧。」周立抓住这位母亲的手,
细长的手指,手心微沁的汗珠,前所未有的感受。在床上一定会很动情,周立心
底按捺不住开始遐想。 我在教室里和三角函数持续战斗着,时针指向十一点,是时候回家了,妈妈
热的菜又该凉了。 可爱四月,樱花烂漫的季节,这时候武汉大学肯定又是人山人海的赏花游客
吧,来年的四月,希望可以带母亲一道去,那会是趟幸福的旅行。高考就在眼前,
一切关于未来的渴求,都将实现。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周立的房间落地窗下洒落一地月光,皎
洁如雪,一如床上妇人洁白的皮肤,随着他的抽送,圆满如玉盘的乳房风中花蕊
般摇曳,一声声娇吟似春日里的黄莺,谱出这万物生发的勃勃春情。 兰兰迷糊地看着这个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自己的双
腿什么时候盘上了他的腰际,他的硬物又是什么时候闯进来的,那么坚硬,那么
火热…… 「你和我想的一样。」周立抓住兰兰松软的双峰,玩弄着挺立的乳头。 「什么……啊……嗯……你说什么?」兰兰把头埋进枕头,却一次次被周立
摆正,羞愧不已。 「我看你的第一眼就把你脱光了,和现在一样。」周立抽出分身,穿过乳沟,
来到兰兰唇边。 眼眶噙着羞愧的泪水。兰兰张开檀口颤抖着含住,吞吐着这个玷污了自己的
红色肉柱。 「你看我开门时应该就知道我不是你儿子的班主任了,为什么你还……」周
立坏笑着,抚弄她凌乱的长发。 「……」 兰兰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说得对,自己是知道的,可是……好深,咳咳,好
大…… 「每个女人都相信自己可以拯救堕落的男人,就像她们梦想着白马王子的到
来一样,你也想着自己其实可以做到,是吗,为了儿子,很好的借口。」 「不是借口……」兰兰感到窘迫,吸吮得加倍用心,深喉,尽根而没,男性
的气息,腥味……这是她的软弱还是她的坚强? 「来,」周立拍了拍兰兰屁股,「转过身来,翘起来,对。」 又是男人绝情的贯穿,兰兰抑制不住地呻吟,羞耻加上满足,令她迷失。从
背后插入的男子,抓得她长发生疼,带着烟味的嘴覆上她的小口,吸吮着她的口
水,她的舌尖,咬着她的下唇,她……不行了……上下俱被占有,她感到这个男
人是这么有力,这么强势,这么危险…… 如狼似虎,呵呵,不过如此,水多倒是真的。芳草间,层层褶皱包裹的快乐
甬道,任我穿梭。有点紧,啧啧。周立坏笑着,很少啃老草,今天可得把她的内
衣留下做个纪念。 周立奋勇驰骋,肉棒被「咬住」般,妇人的穴中突然一阵痉挛,长长的呻吟
一断一续,听着像恸哭的女人。山雨欲来风满楼,周立开始最后的侵袭,噼噼啪
啪,水声靡靡,喘息细细,滴落床单的淫液湿了一片。 「舒服吗?」其实不问也知道。 兰兰忘情得耸动着屁股,迎接周立的撞击和最后的丰沛雨露。 淫水浸湿的阴毛贴在肥美的阴阜上,神秘狭缝已然洞开,淅淅沥沥的淫水夹
杂着白色的精液,诉说着女人的寂寞,这是个多情的母亲,春宵一刻! 我回到家,妈妈不在。电话不接,这么晚了,去哪了?不安开始蔓延,是酒
鬼老爸找上门了吗? 时间刻意地放缓了脚步,夜长得不可思议。把剩菜热了第七遍的时候,终于
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我长长吁出一口气。 「琪润,你怎么还没睡?」妈妈一脸疲惫,昏黄的光线下衣衫似乎有点异样。 「我等你回来,妈,你上哪了?」 「楼上那邻居又闹腾,我上去和他理论,现在都好了,没事了,再没事了。 去休息吧,妈妈也累了。」妈妈略显慌张地走进自己房间。 那是……胸衣上露了两点? 第二章 错乱的生活 隔天上课时,我收到一条彩信,一张妈妈含着男人老二的彩信。标题是:辅
导功课。 我感到一阵晕眩,双眼抹黑,脚步不稳。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这是条通过网络发送的彩信,无从查起,图片上妈妈双目紧闭,伸出舌头舔
弄着……贱货! 一整天我都没心思上课,想着怎么找到这个野男人。我一遍一遍看着图片上
妈妈的脸,好陌生,这是妈妈吗?舌头上带着银色的丝线,那是?下体不知不觉
撑起了帐篷,混蛋,我在想些什么?可是,她就是个婊子,不是吗?! 可耻,我可耻地看着妈妈口交照片打了3遍手枪,下体隐隐生疼,但心中的
欲望却愈加膨胀起来。 妈妈张兰兰是一家台资集团公司的销售经理。由于业务关系,她这个年龄,
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提高自己,所以有时候也不得不靠本钱去迎合客户,但有利
益关系的这种迎合,其实就像按个手印,是对她工作的一种别样认同罢了。在这
个社会摸爬滚打,她早已习惯了男人的贪婪,她有的,是互相攫取的满足。 但昨天,一个比她小十几岁的男人脱下了她的内裤。把她扒得精光,把她肏
得淫液像果汁一样喷薄而出,他吻上她眼角的鱼尾纹,说:很性感。啊,那一刻,
她真的有点爱上这个男人了。而且,他还让她高潮了至少三次…… 兰兰徜徉在自己的幻想之中,用少女的情思去揣度周立这个男人是愚蠢的,
兰兰不知道,昨夜,仅仅是个开始。 周立蒙着兰兰的小内内入睡,睡梦中他和那未曾谋面的琪润一起前后夹击着
兰兰,母亲的威严化成一声声对男性威猛的赞歌,如泣如诉,似水柔情。周立在
梦中露出了孩子般的笑脸。 黄昏。周立洗簌完毕,打开电脑。朋友照例邀请他去某酒店逍遥,双飞玩腻
了之后,他其实已经没多少兴致了。等等,也许今晚可以有新花样。 兰兰如约而至,这个傻女人。周立想着琪润明天又要收到的彩信,下身鼓胀
起来。 兰兰是用心打扮过了的,红底印花长袖衬衫加黑色半裙,连体丝袜和黑色高
跟鞋。不会太清淡,也不暴露,颇显雅致。 周立喜欢占据主动,所以见面的地点就是酒店房间,开门后,兰兰见到的是
一个只围了一条浴巾,随时准备「提枪上马」的男人。 意外的是,屋里还有另一个女人。 白玫,周立的炮友。说是炮友,因为白玫想成为他的情人,被周立拒绝了。 退而求其次,变成了现在的关系。一直以来,白玫没有一晚是和周立单独度
过的,所以这种家常菜般的3p对她是毫无压力。兰兰不一样,她没有转身离开,
也许仅仅是因为反应慢了一拍。 周立看着兰兰茫然的眼神,突然很想给琪润这个冤大头一点压力,他让兰兰
和白玫并排坐在床边,拍了张照片。于是,我的手机再度响起,出离的愤怒差点
让我发狂,但在这段荒诞的现实故事里,周立一直处于主导地位,虽然很无奈,
我最后能做的,也就是带着妈妈远离他而已。这是后话。 周立让兰兰在边上看着,把手深入白玫蕾丝内裤,白玫嬉笑着咬着周立的耳
朵,不一会,胸口起伏,喘息渐渐重了起来。 兰兰帮着揭开白玫的文胸,乳罩是前扣,兰兰碰触到异性饱满的胸脯,有一
种别样的暗流涌动,如果内裤湿了那该多丢人啊。 白玫的奶子很白,有两个白色的浅浅印子,乳头是娇艳的粉红,就像婴儿的
红唇。 周立指示着兰兰和他一起「招呼」白玫,兰兰显然没干过如此勾当,显得生
疏和笨拙。 少女的馨香,虽然不是蕾丝边,兰兰也感到一种新奇的魅惑,这是以前所没
有的,刚开始接吻时是有点抵触,但慢慢地就有了感觉。 看着玉体横陈两个女人,乳波荡漾,玉腿修长,周立的小弟弟昂首奋起。 当周立插得白玫癫狂时,兰兰也早已褪下内裤,骑在白玫的小红嘴上,借她
灵活的舌头,慰藉她肉洞的瘙痒。 及到毒龙入洞,白玫娇躯乱颤,分开的白脚上红色指甲荧光闪亮,随抽插而
不停晃动。 兰兰看着这对青春逼人的年轻男女,感动有点自卑,自己年届四十,却和这
帮小家伙在做些什么? 周立没有让兰兰被冷落,他马上就玩起了叠罗汉,花开并蒂,在两个小穴间
来回拜访,一个紧致秀气,一个火热多情。在一次次被填满的满足和抽离的失落
间,兰兰和白玫渐渐迷失在肉欲中。 兰兰竭力忍耐,她不能像白玫一样放荡地淫叫,不能。 可是,周立每一次都插得很深,那么深…顶到了她最敏感的肉壁,在高潮来
临之前,她终于还是呜咽着哭了。 我无意于描述周立玩弄母亲的种种,这使我痛苦。这场盘肠大战并没有持续
多久,白玫和兰兰便双双败下阵来。女人在面对男人享有齐人之福时,除了唾弃
鄙夷,还有另一种更为常见的反应,那就是让我匪夷所思的崇拜。 据周立和我说的,那天晚上他只有用手和口就让白玫和兰兰欲罢不能,高潮
连连。虽然后来周立也让白玫服侍我,这个小骚货也确实服务周到,还带了她一
个姐妹一同陪我,但我始终对她难以释怀,因为这个婊子和我妈妈一起,彻底毁
了我的信仰,这些对肉欲和金钱沉迷的女人其实只是少数,但露骨的现实第一次
如此近的展示在我面前时,我还是崩溃了。 回到那个淫乱的晚上。我回到家等那个不可能回家的女人,我的母亲,兰兰。 我收到的第三条彩信是白玫和兰兰这两条母狗撅起屁股挨操的淫态,阴毛历
历在目,根根可数!两个婊子回头媚笑,像闻到鱼腥的猫。杨玉环如果看到她们
的丑状,就知道「回眸一笑百媚生」绝对是讽刺不是赞美! 如果让我那时为母亲立传的话,那无疑就是「破鞋传」无疑。 第三章 原始的羁绊 每一个男人都曾有过挽救风尘女子的纯真幻想,原谅我,应该叫,幼稚幻想。 我也不例外,在学业最为沉重的高三上学期,我和同学一起找了家夜店破身。 当时接待我的是一个丰满女人,这直接奠定了我终身对苗条女性不能直立的
窘境。 同床夜话,我对她的遭遇深深同情,完全没在意她的故事是否已经被她的姐
妹们翻唱了一百遍。还好我当时没有多少经济能力,我只是买了一束玫瑰花去送
她,同时和她一同烦恼着她的未来而已。是典型的坠入情网症候群。等热情消散,
我才明白什么是不一样的世界,梦想,永远是有实力的人才配谈的现实。 所以,我和妈妈的日子依然在继续,就如同生活总要继续一样。在我没有能
力改变的情况下,打碎的牙该吞就得吞下。 兰兰陶醉于肉欲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酒店中只剩下她一人。那天她在周
立的房间发现他的衣柜内尽是些名牌西装,有些甚至是天价。财富令男人性感,
就如同权力让男人充满性魅力。于是,她幻想这是个渴望年长女性的鲁莽的男人,
如果能拴住他的心…… 可是现在,她却陷入两难。昨夜的淫乱,她知道自己只是个泄欲工具,周立
享受的是占有和摧残,而不是温柔的爱。以前她听男同事调侃,讲述风流轶事,
知晓这些损人信奉的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财色动人心,兰兰一边懊恼,一边又开始胡思乱想,好像女人都是那英歌里
唱的「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就这样被你征服……」,矛盾而软
弱。 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 我万万没想到,在高考前一个月,周立「辅导」完我妈妈,成了我的家庭老
师。 周立对我理科成绩的提高有何臂助就不说了,男男女女才是我们之间交流最
多的话题。 如前所述,周立在我高考完带我跑遍城里的大小酒吧、KTV、高级酒店,
他的妹子也基本和我实现了共享。在白玫出现的那个晚上,我知晓了一切,但我
还是忍住火,耐着性子和白玫以及她的姐妹玩了个通宵,万艾可吃了半粒,腰板
差点没断掉。白玫的小猫咪被我肏着高高肿起,双腿并不拢,三天下不了床。 至此,我也知道每天我回家接受周立辅导功课前,周立在家肯定有好好「辅
导」妈妈。我真想把周立阉割了,送去美国做变性手术,再找一百个黑人轮奸她!! 但事与愿违,那天之后,我再没有周立的消息,原来那就是他离境的日子。 妈妈在3p事件后放弃了对周立的小算盘,由于周立的作息时间,他们的纠
葛很快就淡了。妈妈是找过几次周立的,但都未能如愿。多金男人的魅力由此可
见一斑!! 周立的再度出现,还提出辅导我的要求,虽然荒诞,但兰兰还是欣然答应,
我宁愿相信,答应的她下面那张嘴。 现在周立走了,要说恨,也慢慢消了。周立几个月来和我朝夕相处,勉强够
得上亦师亦友,这顶看似绿帽实则男女双方你情我愿的勾搭其实不该我操心。我
就这么自我安慰着,但那三条手机彩信却从记忆中鲜明浮现,清晰无比。 周立带我恣意花丛时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两性战争早就结束了,从第二个女
人跳钢管舞就结束了,不,从圣母玛利亚跪在她儿子面前说:「主啊,我是你忠
实的仆人」时,就已经结束了,男性获得了伟大的胜利。 现在,是我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候了吗? 我看了看表,八点,妈妈应该在洗澡吧? 今夜,我会褪下这个生我养我的女人的内裤吗?让她含住这根她生出来的不
安生的雄伟化身,插入她那我出生时路过却迟未回访的生命通道?! 妈妈,我的愿望,就是对你的命令。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大明星】(加色版)(1 下一篇:【荒唐岁月】(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