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走向落的高中生_校园情色_

走向落的高中生_校园情色_




>  我叫平。我孤寂、聊地坐在前下往事的候,很清我心
里的滋味。

  (一)渴望暴

  我升上高中的候15,与其她低年的小女孩被高二、高三追得
不一的是,几乎有一高年的生注意我。我那侯算是一未成年
的也有育的小家伙,走路都不敢抬挺胸。看到身的小姐妹,我
心痒得很,夜晚睡到室的床上,摸一根毛都的,不由得偷偷气。

  入高一第二期的候,机于了一叫雁南的男孩情我。
他然很气、很高大,但是有些郁,,我渴望被他暴,被他有力
的手臂住一定很。可是他似乎很小,每次站在我一起,都不我一下。
有一天,一子不高、但是更加气的男孩我,要我我自己的名字,我
很羞怯的子不肯,他狂笑道:「我看你的胸部又小又平,就叫你小平吧。」
啊?居然歪打正。此,那叫俊峰的男孩到我就「小平妹、小平妹」的
叫不停,有一次他趁停摸了一把我育的小乳房,我几天都心神不
定的。上,我喜种直直去的男孩,我感很。而那也是真
我的雁南呢,我的手都。

  我听,雁南是很有希望考上一所好大的,所以不自的心偏向他一些,
我做意地透漏了俊峰扰我的事情,于是他干了一架,雁南了。可
是,他直到考上大,都有我。

  (二)等待

  雁南考上大后,不停地信我,可是的我,于一不在身
,而且根本上就有生肉体系的男孩,几乎很有感。候,一我
的高三姐我一封信,是一叫方生的男孩的,然我听家
伙平很花,但出于寂寞,我和他偷偷了。

  方生的父母是生意人,常不在家。一周末,他我去他家里,反正
聊,我也就去了。因是被吻已是很平常的事了,所以,我一他家,他
就很粗暴地把我扑在床上,吻我,用手拼命地搓我平坦的胸部,我的嘴然被
他嘴唇堵住,是不由得出几含混的呻吟。他的手向下游移,插我的
里。摸到我的唇的候,他地抖了一下,我感到他在我身上的下体有
些跳,但是我有阻止他的作,而是扭身子,地叫了一「啊」。
大概是我的反了他很大的鼓舞,他解了我上衣的扣,由于乳房有很
好的育,我有胸罩。他的舌始在我那有些硬的乳上舔了起,我
更加用力地扭,不是拒,而是。但是就在他要解我子扣的候,
我突然想起了雁南。第一次表示喜我的男孩,一星期一封信我,在
信中透露出的真情意曾我的好姐妹盛余芳大加,而他又是一那么有
前途的男孩,我是理由身上出息的方生,而舍他的。我突
然伸出手,用力拉住子,并且很地叫道:「不可以!」我心里已做出
定,要把自己的操真我的男孩——雁南。

  方生有些惊,即垂气了。我上穿好衣服,坐到桌子,不看他,
也不,心里十分尬。他突然狠狠地抓住我的手臂,我:「你是不是
在想那姓的家伙?」我有,得在才他那的候,突然
破坏了他的致很不好意思。了一,我:「不起,我不想么早就做
事情,我才16啊。」他也平下,我:「那你以后理不理我?」我
了,自己也不清是表示理他那,是不理他。

  后方生我的候,我竟然量找出借口不去赴。不只要去了,我
他我、摸我的作有毫拒。有一次,他拉我的手去摸他的下体,我
第一次摸到男人的那西,硬硬的,不停地跳。于他提出的性交要求,
我始是很地拒,但是越到后我越以抵制住惑了。自那次在他家
里生那件事情后,我子里整天都在幻想性交的情景,下体也水流了。
可是几在候,雁南竟然不我信了,我几年后才知道,他是探我是
否他有感呢。然而我是很的人,他不信我也就不去了,且我
候性欲旺盛,晚上常偷偷手淫到好晚,精神很差。我惊喜地,我的乳房
大了一些,上也稀疏的几根毛了。方生摸我的乳房也明感到
化,要我解上衣他舔,我想反正也不失去操,就他舔,舔得我
几次受不了,真想跟他真刀真干一,但是我拼命抑制住了,因快要放寒假
了,我一定要等雁南回。

  快放寒假的候,雁南信我了,他他是打球摔了,并且告我回
家的日期。我接到信后,心里百感交集,怀极复的心情回信,我
不在乎的子,我想封信肯定有些刺痛他了,否,他不一回就很敏感地
捕捉到我和方生的事情。

  (三)禁欲代

  雁南回的候,我正在期末考,由于下午正好是我的,我
有加。听班上的姐妹,看到他在教上跟以前的哥聊天,很高的
子。我想到自己和方生的事情,得很。我知道他晚上我的,所
以晚自我了病假。

  他是被一我很的叫的女孩的,我心里很不安,不知道
跟他了什么。他到我一都不激,我到操上去走走。一口,我就
知道他已知道了我的事情。他旁敲地我的生活,我一句都不,心里在
:「你笨蛋,些聊的干什么?我你留清白的身体到在啊,快
正吧!」可是在操上了几圈之后,他的心情越越坏,把我送到室口,
明天去送我回家就要走了。我站不,心想即使晚上不我出去,得吻
我一下才走吧?他看到我不,走了回,我心里砰砰直跳。知道他只是很
柔地了一句:「室吧,天冷。」然后也不回地走了。我知道,他我很
生气,尤其是我才一句他想听的都,他可能有些怒了。

  我他的呆子也很生气。所以第二天他送我的候,我要他送多。
我看得出,他的眼睛有,昨晚肯定有睡好。但是跟他走在一起,我感
抑,他有刨根究底的子,恨不得要我承。他身走的候,我心里酸
了一下,突然有了要根方生做了的想法。所以,我直接上了往方家的船。
我告方生,我只雁南,我和他要正式分手了。他父母在家,他有把我
怎么。而且我唬他,寒假的候,雁南要找人打他,他小怕死
的家伙,自此再也有我了。

  寒假雁南打了几次我,但是我他那种指气使的气,后就
我母去接,我母把他了狗血,我在旁有些放肆地笑。雁南
我肯定很失望了,我再,他到校去,但是有找我,后一年都
有再信我。而我,不知道什么,一年中也有再跟其他男孩勾搭。也
在我心里,得失去了雁南很可惜,我也很气自己吧。

  高三一年,我的成滑到谷底。一想起雁南曾鼓我,要跟我在他那所
大的湖,我便自我解嘲地笑起。我几乎不怎么上了,就喜睡。
白天一人睡在室里,自摩自己不丰但是很光洁的身体,心里很
雁南可惜,他摸,看都有看呢。校于不能容忍我的了,我
退回家,和我一起的,有盛余芳、占形燕等人。

  由于退是高三下期,2001年的那冬天可能是我最快活的光了。
然不再跟男孩鬼混,但是可以光明正大地逃,玩累了也可以去教室看看。元
旦之前,我听雁南信了,心想莫非他有一腿?我找人偷了
信,竟然很意外地看到,雁南在信里到我的情。一种跟他重修于好的想法
生了,我上了一卡,就了几句很的寄了出去。我明白,于
一如此苦自己的人,就足了。果然,他回信了,回要看
我。

  (四)花花

  雁南回的候,我已放假了,他也有我家里打,我以他
是敷衍我的。第二期一,我就到校去收拾西回家,听到占形燕,
雁南在找我。他到我,有笑的子,我知道他找到我之前,跟
了很,也告他了吧。

  他极力要我留下陪他,他他有好多要跟我。我明白,他想把我留下
的目的,是想在晚上占有我了。可是我跟家里天回去的,所以反邀
他去我家。知道他子大了多,也不怕我母了,竟然真跟我回了家,
盛余芳和占形燕也便到我家去玩。

  父母和哥哥知道我跟他的系,尤其是得知他是一所重大的生,
都极意。我和盛余芳、占形燕商量,到他大的那城市去。但是,
到出,盛余芳被家人阻止了。

  我和占形燕在哥哥的陪同下到他的城市,那所在、台、上
做告的校大失望,极力要求回家。雁南挽留果,只好眼看
我登上了回家的列。后,雁南多次打我,要我再去那城市,我
有些心了。且,我明白,我留在家里,永出之日。于是,我再次收拾
行李,一人到城乘了。

  (五)上花

  然而正我在站台上等的候,我才我站了站台。而,我目
的地方向的反向列正疾而。我看到人群中有熟悉的孔,是我同班的
几女同。她极力我去南昌去。了乘的列,我心得很,
鬼使神差地跟他到南昌。

  天下的培校都是一,如同天下一般黑。到南昌,我根本
不到什么西,同的几姐妹被一些有人家的子弟泡了,一回就跟我
她床上的事情。而候,一浙江的哥向我了橄枝。失望加上寂寞,
我始和他,我展很快。

  雁南千方百地我打,信我,我心已。了他我守了三年
清白之身,可是命中注定,他法享用我的肉体吧。我始逃避他,并很快和浙
江的王霸上床了。

  那天,王霸我去他屋里看象。起好笑,我的,快半年了,
都不上网,打字用拼音一分才十三、四字,所以平的日子很聊。王
霸的屋我以前常去,但都是几人一起。那天我去后才,只有我


  他放的是《玉女心》,到性交的候,看得我耳,而他已
住了我,手我衣下伸了。一年多了,突然重被男人摸的感,我身
如同触一,莫名。我主地和他接吻,他得及摸我下体就始我
衣服了。我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他的下体,他地有些抖的音道:「好,
你看,了,你用自己的手把它拿出」便以眼神催促,的我已失
去了理智,我手伸向王霸的,一抓,是那硬,那大……我慢慢的
拉下了拉,由他的具掏了出,看到那黑黝黝的那么粗大,不停
地,不禁了一跳。他不我欣的机,突然把我的用力,并
始舐我的部,因姿好像要尿尿的子,我的到了耳根,但是,好舒
服喔……「你的乳是粉色的,是女么?」王霸一口气把衫、子、
掉,一不挂的,到了我身上。摩了几下,他道:「我受不了了,
我要去了」他粗硬的西碰触我花瓣的入口,於了,但,那瞬,一
激烈的疼痛。「痛,好痛!」「啊?你真的是第一次么?」我痛得眼都要出
了,有。他的塞,粗大火的西完全的被包了去。不知是痛
是,我死命的抱王霸。

  他吻我道:「平,放松一,我不了了。」他看我很,用
手指在我的小小乳房上圈,我感到一酥麻,不由得松了手。我感到
他的那根西正慢慢的抽离我的下体,突然重重地插了去,我「啊」地大叫一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我的心好象要胸膛了了出。接,他像小
啄米一,用很快的奏在我的道里出出,我呼吸始不起,只好深
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呼出,道里磨插的感我忍不住想要大喊,但是我害
怕人听,拼命咬住嘴唇。他越越快的奏,我感到泄,
嘴巴,朝他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他「啊」地叫了一,率更加快了起
,我感到自己正被到高高的天空上去了。突然,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趴
在我身上不了,我感自己猛然降到谷底,好一才回神道:「恩,你
怎么了?」他有气力地道:「快要崩了,歇歇先。」我可不依,用力地抖
下身,并狂地把他到身下,自己抽。了一,他仿佛不甘被迫
似的,卷土重,下面的那根西更粗更了,我快活地「哼」了几,被他嘴
唇堵住了,只得用手在他被上抓。

  忽然,我感到他的西在里面激烈地跳起,一种暖暖的西始大朵
大朵地射,他低低地吼叫,我用力相,想一刻停留更久。大了7 、
8 秒,跳停止了,但是他的西是硬硬地,好象伸了多,抵在我的身
体的某地方,我都不想。

  他的那根西于慢慢化了,被我的下体了出,他把埋在我的
不甚丰的乳房,嘟囔什么,我不想,也理他。了好一,他
我身上爬起,看了我下体一眼,然后吻了我一下:「你!」我知道他在
我把第一次了他,但我得他的表不烈,他:「珍惜我?」他
有些疲倦地,道:「好多血,我你擦干吧。」我一翻身,有些害
羞地:「恩~~你去,我自己。」他有些粗暴地略地扳我的腿
:「含羞什么,我才什么都看到了。」我捶了他一下,他去了。他用手指
我唇,我感有什么西立即流了出,立即捂,道:「……
快擦掉啊。」他作很柔地擦了起,一种痒痒的感遍全身。我起身看被
,好大一血啊,不由得惊呼出。

  有了第一次之后,我的需求十分烈。如果看到被上自己的血的候,
得雁南有一歉意,后我就底在性天欲海享受了,差不多把雁南
都忘了。他然不么容易忘我的,接二三信我,我回信告他,
我并不适合,如果他愿意的,我可以做他的好妹妹。封信底刺痛他了,
他的回信十分怒,我正好就此不理他了。

  和王霸几度消魂,但是他一直不肯把他房的匙我,反而只准我每
星期一、四去他那里,平很找到他。

  快要放暑假,我怕回家后与他很做不了那事情,就想天天呆在他
一起。一周末,百聊地到他房,看到的,正想往回走,忽然
听到几女人的呻吟。种呻吟我再也熟悉不了,就是在性交很快出的,
我不以然的笑笑,好象音是王霸房出的。我把耳朵在
上,听到里面果然有人在做那种事情,更要命的是,或出几含混的
竟然就是王霸的。

  我拼命地擂,心里的火苗一三丈。里面有人:「呀?主人不在里
面。」竟然是那女的在!我更加火了:「你王八蛋,我听你的音
了,我!」王霸了,冷冷地看我。我有哭,只是一把抓住他的
手臂,指甲恨不得穿透他的骨。那女的衣服穿好,一丰的白花花的
乳房,很妖地走,道:「怎么了?看到人家干事啊?,王
哥哥,我表演他看。」我怒地了一:「!」她起手掌,狠狠地
打了我一下,然而王霸事不己地,走回房坐下。我本想也她一巴掌的,
但是突然泄气了,捂跑回室,把自己摔在床上。

  第二天,我收拾好西,都有告就回了家。我是再也不回到南昌那
心的地方了。

  (六)底落

  回到家,爸到我很,令我有些羞愧,我只好了一言,是放
假了,心里自然惴惴不安下半年的。

  「暑假」的日子有些聊,我盛余芳、占形燕打,她竟然都不在家,
我只好一人躲在自己房里看三片、手淫。十几天去了,有做那事情,
我始了,欲望膨得害。一下午,桌上的了,是一叫汪健碧
的男人打了,他是雁南的高中同。他他回了,要回家,有多西要
,一人不,我能不能他。反正也聊,我接到,跟了一
就出去了。

  汪健碧人我并不陌生。高中的候,他追班上的,常喝醉酒就
到我班上去胡作非,听在在雁南一城市。陪他翻山越岭地到他
家,天有些晚了,但是要赶回家是可以的。我告的候,汪健碧挽留道:「
天快黑了,回去了,我明天送你。」我是有些豫,他悄悄地:「我可
以跟你雁南的事,想不想听?」于是我留了下。但是晚上是跟他睡,
所以根本上就有听到于雁南的什么事情。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跟我往回家的路上赶。本性于露出了,一的皮
的子,涎在我身上摸,分的是,居然我是他遇到的乳房最小
的女孩。我生气了,一路上有理他,直回家了,他就住在子上一好朋友
的位宿舍里。晚上,天气有些,接到汪健碧的,一人在朋友宿舍里
聊,正好可以跟我雁南的事。我本不想理他的,但是坐在家里很受,
就到了子上他那朋友的位宿舍里。

  他光上身,穿沙,我有肉体么丑的男人。他一始倒
是真的跟我雁南的事,他雁南大一的候,有一的很象我的外系女
孩子追他,但是那侯他心里只有我,竟然拒了,后也一直有。再
了一儿,他的手就始在我的腰部摸摸去了,我心里有一种抗拒感。因
竟他是雁南的好朋友,如果我跟他生那种事情,雁南是肯定知道的,我
于是站起要走。他一把把我按在床上,狠狠地掀我的小T 恤,咬我的乳,
在我得及「不要」之前,他已解我七分的扣。他要暴我!但
是我心里竟然迸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在很用力地扭身子反抗的候,
竟然出一很消魂的呻吟。

  他很用力地捏我的部,手指插了去,我痛苦地叫了出,!
他竟然留了很的指甲,把我的壁刮得生生作痛。他似乎有前的意思,
掏出那根西就往里面捅。,他的西不,但是由于我的部,塞
去之后感很充。他子也不大,所以起有种掣的子,我有
些昏眩。他可能是一天生的虐待狂人,抽空用嘴巴大力啃我的胸部,然很痛,
我有种很的感。但是好景不,了不到一刻种,他就趴在我身上
射了。

  然扇是最大的力,但是我汗出如,于是把舍不得我肉体上下的
他推到一去,他就一不地我布。我看得出他很足,但是我意未
呢。我把他的身子翻,趴上他的胸膛上,咬他的乳,一只手伸到他
的下体,地捋他的。他眼睛,活力再了,也慢慢挺了起,
于是用力把我了下去。可是他硬而不久,就在插去的候,又了下,
他的一「的」,就用蛇一的西在我道口反复摩擦,我本因抽
插而有些麻木的唇有些感了。不望,他的西于重振雄,一次搞
了二十多分。

  他不肯我回家,我只好和他睡在一起。我反复央求他不要把晚上的事告
雁南,他答了。后我才知道,他一到雁南面前就了我的事。

上一篇:分享女友_校园情色_ 下一篇:旧同学_校园情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