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大生活

大生活



 
>上大了,我看上一叫倩的女孩,她了好几封信都有回音,一怒之下,了封信侃她一番完事。

  直到大二的一天,我在机房上机(那始算机感趣),看到座女孩在TurboC的一,忍不住去她平了。我又始跟她弄我的算机知,教她(另一女孩不感趣)用程序,并且要借她一什么。分手的候,我知道她叫-芸-(假名),本系大三的。

  直到好几天以后,我在宿舍里听到一甜甜的女孩音在外面叫我的名字,是芸。她是借的。在几天,她又,并下去走走吧。我穿者件衣就跟她下去了,然很冷,但是持者陪她聊天。后我才知道,她一始就我感趣,只是知道我比她低一,豫了几天才找我。

  接下的一周六,又是老一套,我她有有考四的材料,她有很多,于是好某一天一起去上机,便把料我。等我那天去上机,等了一小也到她,我气的眼都了,就出了,看到她正好了,机也上不成了,就找了教室坐在一起。她的像瀑布一的披,身散洗完澡的味道。她不是很放的那种,但得很。我一起聊天,然后又一起去小吃。我喝了一啤酒,乎乎的。出了,我沿校的湖散步。我是不自地靠近她,而她是躲。我都有一种触的感。

  到一棵下的候,我突然抱她吻,她并未躲,只是地-在里-。于是我移到一人的地方,她坐在我腿上,始烈地她,她似乎并有接吻,但慢慢也始回。我的手始不自地移到她的胸部,她似乎震了一下,也有反抗。她

  在我耳,你要是了我,我了你。我然信誓旦旦,也的确自心。我在想到,第一次就么利,我也真的深深上她了。

  接下的日子,我形影不离。一起自(我是看不下去的,不知道她怎么),一起吃,在系里也常大的手拉手。我海船系有一梯的是一安全的所,就常在那里接吻,甚至大白天也解她的上衣,吻她的乳,她也同地醉心其中,的我。但有一我意外,芸什么候也不我她的下面,隔衣服也不行。同,她有又她那儿我的大腿,如此,我也能感到她那儿在膨。

  那一年,我深深地陷入了的泥潭中。她也百般呵,她上自,多冷的天,我也准去送她、接他,她背包,冬天冷,我她洗衣服,甚至不怕同的嘲笑,在宿舍里晾她的衣服。因我快,所以我愿意。

  我一直想和她做,有,一她不同意,二我也有量。我她看我那儿,她眼。

  有一次在我的百般要求之下,她答我看看,但子褪到一黑毛那儿,她就反悔了。不有一次,她感我的子了,要看看,我。

  一年,我永生忘,我相信是真正的情。

  她上大四的那暑假,我有一天晚上她家打,她姐姐她早回校了,于是我走遍了校去找她,于找到她,她在(她准考研)。她什么也每解就跟我出了,我又一起走到一草地,在草地里,我接吻,抱,我吻她的乳。她也很投入,她自始至一句。等一切平下,她,-我要跟你一句-。我不以然,想到是-我分手吧-。我以是玩笑,因有先兆,有理由。她很定,并且我不要再抱希望,也不是了考研。然后她就回宿舍了。我整呆了,我感胸腔里要出血...我在她的下整整坐了一夜,一未。

  接下,我固地去找她,她不理我,碰到她,也有表情。有一次,我在她的下的垃圾道口了我送她的一只小熊被肢解了。那可是跑了一天,衣食的...我心如刀,情愿自己被她像小熊那肢解。我不知道她什么要,什么?

  我有法,只有始,件程,知。成比上一年倒是大加改善,可知道我心中的那番痛与酸...

  一年,她有候也我好些。有几次找到她,我也接吻,她也很激。她考研的那几天,她也我去接她,寒假回家,也我票。到分配,她甚至也和我有的事。我很后悔不了解找工作的事,否一定可以她找一本市的工作,她留下,以后有机。

  她快了,也我更友好,我常可以聊聊天了,得有一次在湖,她半侃的:-如果我回,你能接受-。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她就自我解嘲地-玩的-。此,我一直后悔。

  她离前的最后一天傍晚,我感她要找我,就下了。她果然了,洗完澡,穿色的裙子。她去你宿舍吧,如果她去了,那晚或有故事。可惜,那晚宿舍里有一混蛋在打牌!我只能在校里一直走到半夜,我接吻、抱,有机可以做一步的,而且蚊子也在干扰!

  第二天早晨,正好我爸爸看我,我也上,是送同,就奔出去了,想她西,好不容易等到商店,可惜囊中羞,否,就是月亮我也毫不豫地下送她。我打了就奔向火站。

  季的火站,是特感,一群群分的同在唱-真心英雄-。我知道她的座位,就西放在她的座上,然后她就了,我在里抱、接吻,彼此都想把方融入自己的身体...然后我,你和同告吧,就下了。一群人她那,有的女生在哭。我站在的一台上看她,忍不住要流,就背身去,任水不停的流。一儿,她的一同叫我,芸要和我。我隔,四眼相,如雨下!她拉我的胳膊,使的抓,-保重...-。我什么也不出,也拉她的手,只是流...上帝啊,什么要我,

  什么我不能在一起?!

  火了,我奔跑,水和汗水透了我的衣服。

  -芸-真的走了,我像幽般的回到空的校。每一天里,我都想到-芸-,想到我在一起的光,一看到我曾在一起自的教室,我的心就一的痛。那以后,我再上自。我也了抽,抽的很凶。

  接下,我整人都了,沉默寡言,也始在外件公司兼,把自己埋入到言的程序中。很,我女孩失了趣。我不了,感自己老了,很想像我以前是皮的男孩。人我成熟、重了。

  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芸-离我的原因。得有一次,她我:-你女怎么看-,我得她可能有什么要告我,逼迫她快,就回答-非常看重-之;她又如果是被歹徒逼迫的呢?天知道,我竟然:-女人与歹徒搏斗死了也比失真-,了一。,她再什么,我也在意,只是瞎侃。在想起,很可能与她自己有(后她又上初中,曾有坏人掏出具追她,她跑掉了;我追分手原因,她也曾,以后我知道的,她以后要找老的人做丈夫)。道是真相?如果是,-芸-,你知道?我其真的不在意,在,我已成熟了,再不那胡八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上一篇:[奸污女老师][完] 下一篇:淫慾女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