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我在深圳的放荡岁月

我在深圳的放荡岁月



 .
  大学毕业来到深圳工作,住的是单位的集体宿舍。3房一厅的套房,3个人住。有了女朋友之后,女友自然也
就到我的宿舍和我同居。我的同事也是这样。大家都是哥们,所以相安无事,就像一家人一样。
  我女朋友是广州军区的兵,但是不喜欢读书,所以没有机会提干。在我工作1年之后,她退伍了,开始和我同
居乐,并留在广州工作。她是做业务的那种工作,很多时间都是我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她拉业务,所以她还是像以前
一样单纯、可爱。而我,基本上不认识她的同事,也不愿和她的同事走的太近,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因为同事和朋
友差距是很大的。
  我女朋友是北京人,独生女,为了我留在广州,并准备留一辈子,但是后来还是回北京了,这是后话,不提也
罢。她公司基本上都是广州人,后来来了一个河南男人,就和我女朋友认了半个老乡,都是北方人嘛。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河南人(中国人都知道的原因),所以也不怎么愿意让我女朋友和那个河南人接触。但
是只要那个河南人不来我这里,我女朋友去他们那里吃吃他女朋友做的北方菜,我也没有意见。
  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上班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走,就给电话我女朋友,问她有没有什么事情忙,能不
能早下班,一起出去吃饭。我女朋友告诉我她在那个河南人住的地方玩,离我上班的地方只有十分钟路程,让我也
过去玩,在他那里一起吃饭。
  我本来不想去,但是既然女朋友都说了,就过去玩玩吧,无非就是打牌。
  那个河南人住的地方是广州的城中村,在广州待过的人都应该知道,或者也都居住过这种地方,例如石牌、三
元里、杨基、员村等等。城中村比较乱,当地农民的土地被征收了,就等着每年的土地分红,或者出租自己建的房
子生活。这种地方的当地人很有钱,整天都不干活。但是城中村却是一个很乱的地方,因为这里全部都是出租房,
什么人都有,鱼龙混珠。城中村也是广州城市建设的一个肿瘤。
  废话少说。那个河南人住的地方很简陋,只是一间不到9平米的房子,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做饭就在房
间门口通向公用洗手间的一条3米的狭窄走廊上。不过幸运的是,他们这里只有两户住户,要不麻烦死了。
  我忘记了那个河南人叫什么,姑且用王炜来代替吧。她的女朋友我还记得,好像叫芦苇(同音),也是河南人,
和王炜是一个地方的。
  我被女朋友接进他们住的地方,进房间就等于直接上床了,除了床之外的地方,还有一张用来吃饭的折叠桌子,
也没有多少地方给我坐了。他们开始在床上打牌,我来了之后就继续。其实和他们打牌没什么意思,我玩麻将,而
且要带钱的才玩。
  王炜五官还是很端正,芦苇就一般般,咋一看丝毫没有什么吸引力,单眼皮,小眼睛,一笑就是色咪咪的那种
感觉,她身体瘦瘦的,波波也不大,屁股倒是很结实。开始的时候,芦苇的话并不多,只是老是看着我。王炜的话
倒是挺多,天南地北什么都说,不过多数是吹牛。我不喜欢这样的人,所以第一次见他就有点反感。这次,我们吃
完饭就回家了。
  听我女朋友说,王炜的业务一般,赚不到什么钱。他女朋友,也就是芦苇,一直都没有找到工作,就在家里待
着。过了一段时间,王炜、芦苇同我老婆一起回到我的宿舍来玩,我本来很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办法。我是怕我的
兄弟们说我带陌生人上来,不安全。而且我的一个最好的兄弟在和王炜搭讪了几句话之后,也告诉我说:「这个人
不地道,太虚!」之后我就警告我女朋友,不许再带他们来我们这里玩。
  好像过了有一个多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和我老婆正在房间里玩《大富翁3》,王炜突然打电话到我家找我女朋
友,说房东赶他们出来(他们2个月没有交房租了,不赶才乖),现在要找不到地方住,要搬到我这里来住大厅。
因为他上次来的时候就说我们这里的居住环境不错,小区嘛。
  我当时就对女朋友说不行。但是我女朋友心软,也没有心机,不知道怎么拒绝。而且那个王炜来了个先斩后奏,
已经搬着所有的家当租车启程了。河南人就是河南人,真他妈的厉害!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答应女朋友说借2000块钱给他们,让他们重新找房子住。后来,他们就在当天
在我宿舍边上找到一间2房一厅的房子,并将另一间房子租出去了。
  就这样,王炜和芦苇就成了我这里的常客了,但是我的兄弟很是不喜欢他们。只要他们一来,我兄弟就走人,
出去打斯诺克,或者在房间关门玩游戏。这也给我后来搞芦苇提供了便利。
  这里要说一下,我的工作很自由,一个星期也就去两三天上班就行,不用坐班,自由时间很多。所以很多时间,
我老婆上班去了,我就在家睡觉或者是打游戏,有时候也和兄弟出去玩玩斯诺克。
  芦苇来了这边以后,还是没有去工作,一个人在家里待着。可能是时间长了,她也觉得和我熟悉了,所以经常
没事就过来我这边玩游戏。主要还是解决中午吃饭的问题,因为他男朋友的收入真的难以稳定维持生计。我也无所
谓了,反正自己在家也是在外面订盒饭,给她多订一个也没有多少钱。再说了,我也不好意思不给她订饭呀。
  广州买a 片很方便,也很便宜,我和我女朋友经常在宿舍里看a 片,我女朋友也喜欢像a 片中一样和我做爱。
有一次早上9点多钟,芦苇过来我这里,我老婆去上班了,我还没有起床。我的兄弟给她开了门之后就出去玩了,
芦苇也就直接来到我的房间。我的一些a 片就直接放在电脑边上,芦苇看见了,对着我笑了起来。
  「你们也看这种东西呀?」
  「是呀,成年人了,看看也没有关系。你们不看吗?」
  「王炜也拿了一些回来看,他喜欢看。」
  「你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也拿来给我们看看呀。」
  「他的都是从同事那里借来看的。」她坐在电脑前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那些a 片来看。「你要想看,你就看吧,
我刷牙去了。」说着,我也没有在4角裤上再穿一条外库,直接穿上一件体恤去洗手间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我的房门已经半关上了,我就知道她肯定在里面看起a 片来了。
  我敲敲门之后进去,她回过头来鬼笑了一下,然后又转过头去继续看。她的脸有点红,但是绝对不是害羞的红,
而是有点受刺激激动的充血的红。
  「不要看了,我刚刚起床,很容易有反应的,你可要小心我犯错误。还是打游戏吧。」我故意这样说,看看她
的反应。
  「你有没有过偷情呀?」她一边关掉超级解霸,一边说。
  「没有。你有吗?」我对她的提问感到惊讶,但是小弟弟却突然有了反应,知道有一场战斗即将来临。
  「我也没有。但是听别人说很刺激。我和王炜在学校认识后到现在,就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她拿出了影碟,
开始打开《泡泡龙》游戏,玩了起来。
  「可能是吧。我和xx认识后到现在,也没有和第二个女人。(这是句实话,我和我女朋友的性爱很刺激也很和
谐,根本没有去想搞其他人)我也听说偷情很刺激。」我顺着她的话题往下说,并坐到床尾,准备和她一起玩游戏,
「选择双打,我也一起玩。」
  她玩游戏的时候很认真,也不说话了,我也不说,不知道她的认真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眼睛一直盯着电脑。
但我的玩的多,她自然不是我的对手,每次都是我赢。几局下来,她就没有赢过,后来我故意让了她一局,她高兴
的一手拍在我大腿上。我就一下捂住我的小鸡鸡,假装被击中要害。
  「哇!」我叫了一声,就倒在床上。
  「怎么了,怎么了。不好意思。」她感觉扭过头来,看我被打到哪里了。
  「我还没有生孩子呢,你这一下的后果很严重啊。」我继续捂着小弟弟,假装痛苦状。
  她离开凳子,坐到床边,很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但是手没有敢过来摸:「碰着你哪里了呀?不是很严重吧?」
  我故意揉了一揉小鸡鸡,「刚才很疼,现在好点了」
  她噗呲一下笑了,「我就不帮你揉了」
  「但是痛呀,怎么办?」我乘热打铁。
  「亲一下。」
  「好。」我把嘴伸了过去。她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今天晚上你和xx还能做吗?她要知道了是我打坏的,还不骂死我。」她坐在床边看着我,也没有继续回去打
游戏的意思。
  「没事,铁做的。要不要先试试,看看好了没有。别人不是说偷情很刺激,我们现在试试。」我开始露骨的刺
激她。
  「不行,我还没有思想准备呢。」她媚笑着看着我,简直就是勾引我。如果我现在扑上去,她肯定也不会反对
被我搞。但是我不想那么快开始游戏,太早搞掂就没有意思了。我想这个淫荡的女人自己完全暴露出来再搞她。
  「呵呵,我也没有思想准备,那就不偷情了。你打游戏真差,这么久就赢我一盘。我们来点处罚的。」
  「我还没有使出功夫来呢。你说怎么处罚,我们比就比。」她笑起来简直就是色咪咪地一样看着我。
  我开始还没有看出来她那么骚,而且还是那么主动勾引男人,简直无法想象。所以对她也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了,我把手拉着她的大腿从床上坐起来,说「你输了,我亲你一下。我输了,你随便捏哪里。敢不敢?」
  「谁怕谁呀,来就来!」很明显,她就是想被我亲,她那个水平,怎么可能捏到我。不过我还是会输给她的,
看看她怎么捏我。
  前几局下来,她都被我亲了,但只给亲脸。但是后来我赢了之后强行亲了她的嘴,之后就不在拒绝我亲她的嘴
了。而我故意输的,则是被她轻轻的捏了大腿离根部很近的地方。我心里想,你老公那么讨厌,还欠老子钱,看我
不好好收拾你,老子等你自己发嚎(广州话,「发骚」)了求老子干你。就这样,她不断地被我亲,我一手拿鼠标
和她打游戏,另一只手闲下来就放在她大腿上,隔着薄薄的裤子轻轻地抚摸她。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我说订饭了,她说想和啤酒。我说:我不喝酒,喝可乐吧。她说:喝可乐越来越
精神,喝酒容易糊涂。
  aa,什么意思,想糊涂了被我干。好,好,这种暗示,傻子才不知道。
  吃完饭之后,她就开始喝酒了,还一个劲让我喝。我把房门关上,开着大声的音乐,以防同住的兄弟突然回来。
  「你和你男朋友每天做几次吗?」
  「这段时间没有和他做,差不多一个月了。」
  「你不是吧,例假那么长时间!」我故意逗她。
  「你别瞎说,现在刚刚例假完,很正常。这段时候和他老是吵架,所以不和他做。你们呢?每天都做呀?」
  「是呀,趁年轻能做多做,以后老了就想做也做不了了。」
  「你和xx做爱舒服吗?」
  「我们学着a 片上的动作做爱,很刺激,很舒服。」
  「如果我们偷情,会不会被他们知道?」
  「怎么会知道呀,你我都不说。是不是现在做好了偷情的思想准备?」
  「我跟着他那么多年都没有和第二个男人。他对我不好,老是发脾气,还动手打人,我偷情不会觉得对不起他。
你会觉得对不起xx吗?」
  「有什么对不起的呀,说不定以后她也偷情呢,没有看到的事情谁知道呀,什么可能都有。」
  「你怎么不喝酒呀」我把我那瓶啤酒给她,也差不多被她喝的差不多了。
  「那里刚刚被你打伤了,现在还有点痛,喝酒加重伤情呀。」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得道理。
  「真的呀?!」
  「不信你摸摸看」说着我把她的手拉过来,隔着唯一的4角裤放在我已经硬起来的鸡巴上,她也轻轻地抓住我
的鸡巴。「好大呀,都那么翘起来了,还说受伤了。」
  「比你老公的大吗?」我的手也开始在她身上游动起来,并准备脱她的衣服和裤子。
  「大一点。不要脱我衣服,如果你同事回来了找你就不好了」「没事,他不会过来的。」「我不脱光,直接脱
掉里面就行了」我一把脱掉她的胸罩,留着一件宽大的体恤,就要去脱她的裤子。「不要全部脱下去,拖到膝盖就
好了。」「你要穿着衣服做呀,脱光算了,没事的」「偷情就是这样的麻。」
  aa,原来她是追求偷情的刺激。还好不是喜欢sm,那个我可不喜欢。
  我把他按到在床上,她就闭上了眼睛,喘气声变得急促。
  我一把把她的体恤推了上去,露出两个小小的波波,比我女朋友的小了不知道多少,不过很有弹性,一只手抓
一个还很舒服。我的嘴也对上了她的嘴,她很乖的张开嘴,送上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还深深的吸住
我的舌头。
  她的小奶子玩一会就没有太大的乐趣,太小了。所以我腾出一只手把她的裤子脱到膝盖,就去挖她的小妹妹洞
了。她的阴部很多毛,又黑又浓,洞口已经流出了很多水。我的手指很顺利进去了,和我女朋友的洞洞一样紧。但
是由于瘦的原因,她小妹妹洞口前的骨头很明显,如果从前面搞,肯定撞到鸡巴根部不舒服。
  她追求的是刺激,所以我也不是那么温柔,前戏也不想做久了。而她的嗯嗯声也越来越急促。我把她的双腿高
高抬起,她的洞口立即向我张开,就像在对我的小弟弟说:快进来吧。
  我这时也不想脱裤子了,直接把鸡巴从四角裤边角掏出来,对着她的洞一下插了进去。「啊,好舒服,插到子
宫了!」
  「爽吧,偷情的感觉刺激吧,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鸡巴厉害吗?」
  「厉害,厉害,你一下就插到我的子宫了,大鸡巴哇的我好舒服……抓我奶,啊……嗯……用力抓,好舒服…
…啊……」
  我迅速地插她的阴道,撞击出「吧唧、吧唧」的声音,而她的胡言乱语也大声起来。还好我的音乐声音发的比
较大声,而且我的房间里另外两个同事的房间有在厅的两个方向,要不他们中途回来肯定被他们听到动静。
  我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鸡巴用力的抽送,一支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就用力的抓她的奶子。而她的手,一只
抓住我的手用力抓她的奶,另一只手则自己抓自己的奶,把自己的奶都抓到变性。见到她变形的奶,我也不再惜香
怜玉,用力抓她的另一个奶。
  插了几分钟之后,她阴道口那个因消瘦而突出的环形骨架撞击的我鸡巴根部有点不舒服了,而且我想早点射精,
让自己舒服。于是抽出鸡巴,把她翻身过来,像狗一样爬在床上。这个姿势,我的鸡巴很舒服的在她的阴道进进出
出,而且可以插到更深,也不会被她的骨头撞痛。
  她很卖力的跪在床上,头埋在枕头上,尽力的把屁股翘的高高的,好让我插的更深,我每次插到她阴道最里面
的时候,她都深深的吸气,并发出「啊啊」声。我的双手也可以全部腾出来绕到她的下面,抓住她的两个奶,用力
往我这里拉,将她的身体重重地送到我的鸡巴上。
  插到兴奋的时候,我的双手放开她的两个奶,随它悬在空中晃荡。我则用双手把她的屁股用力往两边拔开,让
她的肛门张开,并用大拇指去揉按菊花洞口,她也被刺激地不得了,发出更加持续的呻吟。听着她的呻吟声,我有
了虐待她的冲动,但也只是用巴掌不断地拍打她的屁股。
  「你哇得我好舒服,啊啊……用力搞,啊……打死我,哇死我,……我好刺激呀,淫水都流了好多……啊,水
都给你哇干了,我喜欢你哇我……我要来了,来了……啊……来了,啊……嗯嗯」她的高潮来了,身体一下全部趴
在床上了,我的鸡巴一下被迫离开了她的阴道。
  见到她来了高潮,但是我还没有射精。于是我抓住鸡巴,再次对准她的阴道洞口,一下插了进去,并整个身体
压在他背上,不给她动弹,双手则插在她的胸部和床的中间,用力的抓捏,我的屁股也迅速地上上下下,将鸡巴像
钻头一样不停地耕耘她的阴道。
  为了让我更快射精,她的双脚这个时候紧紧的并拢,阴道变得更加紧,就像咬住我的鸡巴一样。很快,我也射
进了。
  ……
  「爽吧,是不是很刺激。」也许是偷情的原因,我压在她身上休息了十几分钟之后又想干她了,于是我轻轻地
咬她的耳朵,亲吻她的耳垂。
  「我好久没有这样的高潮了。骨头都快散了。你爽不爽?喜欢和我做爱吗?」她把两侧过来,让我更加容易咬
她的耳朵,亲吻她的脸和脖子。
  「我喜欢你说哇,说那些淫荡的词,你说让我用鸡巴哇你,我就特别兴奋。你应该问我『你喜欢哇我吗?‘我
马山就会兴奋起来,更加喜欢哇你的。」我的手继续用力的捏她的奶子,贴着她的耳朵吹着热气说话。她的呼吸好
像因为我的粗话也变得急促起来。之后她和我做爱的时候,也都是乖乖地用最淫荡的话来刺激我。
  「你再哇我呀,用鸡巴哇我的逼。我的逼水又流出来了,用鸡巴把我的逼水都哇干了……快来哇我呀,我等着
你来哇……」
  听着她的浪语,我贴着她屁股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便不由分地插进了她还在留着我的精液的阴道。这次,我
没有多余的动作,压在她身上不停地抽送,直到射精。我不知道这次她是否达到高潮,但是她的两个奶子却已经被
我抓红了。
  第一次偷情就这样结束了。芦苇床整理好衣裤就说回家冲凉,我则准备睡一会,有点累了。但是我发现床单上
却湿了一大片,不知道是我的精液,也是芦苇的淫水。为了给女朋友一个交待,我不得不用湿毛巾不断地擦,然后
用吹风筒吹干。
  之后的日子里,只要我女朋友去上班了,而芦苇的男朋友也去上班,她就会主动的光溜溜的送到我的床上。如
果我的同事都不在地时候,我们还会一起在浴室里鸳鸯浴。那段时间,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真的很不错,晚上和女朋
友干,白天和芦苇干,竟然还能腿不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也是各位狼友应该时刻提醒自
己的。
  此后和芦苇的偷情还有一次印象很深。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上午,我的同事全部出去了,就我和女朋友在家睡觉
刚刚醒来没多久,正肆开始无忌惮地做晨爱。突然有人敲门,而且还很粗野,并叫我老婆的名字。我一听就知道是
王炜那个傻x.各位狼友,如果你和你女朋友做爱正在兴头上,被本来就讨厌的人打断,是一种什么心情。
  我本来说不要理他们,但是敲门声越来越响,我和女朋友也无法再继续做爱了。于是只好穿上睡衣,一脸不高
兴地去给他们开门。王炜进门后并没有因我的脸色不好看而识趣走人,带着芦苇就进了我的房间,并不着边际的搭
讪,胡说八道,我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就是想扁他一顿。
  胡说八道之后,王炜就开始说正题了,原来他没钱吃饭了,要来借钱,我当时真的很不高兴,但是搞了他的女
朋友,也不好让芦苇没饭吃。就从皮包里拿了200快给他。我发现王炜的脸似乎从来就没有充血过,而且从城墙
上摔下来,也绝对不会损坏他那张脸。至始至终都是那种令人厌恶的笑容。看着他的笑容,我总是想象我的拳头落
在他的脸上会是什么感觉。
  「你们想吃什么,我去买,今天我们自己做饭吃。」王炜很大方的说,似乎这里就是他的家,我变成了客人。
「要不吃面吧,再来几个荷包蛋?」
  「老公,我们还是火锅吧。好久没有吃火锅了。」我女朋友说。
  「行,买点青菜,鱼头,牛肉丸、猪腰和东山羊肉吧。」我说着自己从皮包里拿出100块递给王炜,「其他
的你看着买吧。」
  「好,芦苇,你在这里先玩着,我一个人去买就行了。」王炜接过钱迅速下楼去了,穿着连衣裙式的睡衣的芦
苇坐在电脑桌前的凳子上。
  「老公,我下面被你刚才搞的都是湿湿的,我冲凉去。」我女朋友在我身边轻轻的说,就准备离开房间去冲凉,
「芦苇你玩游戏,我冲凉去,刚刚起床浑身都粘乎乎的。」
  等我女朋友进了浴室,听到哗哗的水声时,芦苇站了起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嘻嘻,刚刚是不是正在搞呀,
坏了你们的好事吧?」
  我没好气地回答:「差点给你们搞到我阳痿,没人应还拼命敲门。正搞到一半就被你们打断了。」
  「嘻嘻嘻嘻,我看看有没有阳痿。」芦苇一边小声的笑,一边伸手过来摸我的鸡巴。男人本来早上就容易勃起,
而且我女朋友冲凉和我一个习惯,没有半个小时是出不来的,于是我有了现在干芦苇的冲动。我一把将她从凳子上
拉了起来,按在墙上,一口亲住她的嘴。她嗯了一声之后,就和我疯狂地亲吻起来,我将她的连衣裙撸了起来,两
只手就抓住她的奶子。这个骚货竟然没有戴胸罩。我的嘴马上离开她的舌头,亲吻她的脖子,她开始「嗯啊」起来,
但是却不敢大声呻吟,看着她淫荡的模样,那种偷地感觉特别刺激。我在咬她的奶头的时候,一下把她的三角裤给
拉了下了。她倒是反应快,一下用手拉回去了。
  「不要了,你老婆一会出来了怎么办。我老公也很快就回来了。」
  「现在才叫真正的偷情,我老婆至少还要20分钟出来,你老公就慢慢等着吧。你刚刚没让我和老婆做好爱,
现在我就要哇你,你的水都流出来了,还不让我哇一下。」
  说着,我又把她按在墙上,一手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踩在凳子上,然后把自己的裤子退下露出鸡巴,再把她的
三角裤遮掩阴部的那条细布往边上一拉,另一只手就扶着鸡巴插了进去。
  「不要,不要,我怕,下次给你哇吧。怎么哇都行。」
  虽然她嘴上说不要,有点担心被撞破,但是心里肯定想要,希望这份刺激,淫水都将她浓密的阴毛都搞湿了。
  我的鸡巴插进去之后,我一手抬着她的腿,另一只手就抓住她的屁股,用手指勾住三角裤底部,方便我更好的
干她。这个时候,她的手也抓住我的屁股,用力的拉着我的屁股向她冲击,并贴近我的耳朵不断小声呻吟。
  「啊,啊,快哇我,快哇我,嗯嗯,用力哇,快呀,快呀,不要给他们看见。快射精,射到我逼里,我要你的
精子,我要你的孩子,快哇我……」
  这个时候,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女朋友就在相距不到7、8米的浴室冲凉,芦苇的傻比老公随时都有可
能回来,而我却正在干着这个芦苇这个骚货。我把对她老公的气全部撒在了她的阴道里。用我的鸡巴抽打着芦苇的
阴道,用手抓捏着她的屁股,而她,却在求我哇她,哇那个可恶的王炜的老婆。
  「啊……嗯……哇死我了,吊死了,啊……啊……我来了……啊……快哇我的逼,吊我的嗨(广州话」丢嗨「
就是哇逼),干我的逼……阿……射精给我,射给我,吊死我……啊……哇我,干我……我的逼是你的,就给你哇,
给你吊,给你干……啊……」
  啊……我也射了
  她赶紧用纸巾擦自己的阴部,将流出来的精液和淫水擦掉,然后整理好衣服和头发,坐在电脑桌子前等待电脑
启动,身体则还在起伏的喘气。我则拉起裤子站在她的身后,双手一边隔着衣服揉着她的双奶,一边等自己的喘气
平静下来。
  几分钟之后,浴室的水声消失了,我的手也离开了芦苇的乳房,坐在床边。等我女朋友进来的时候,芦苇站了
起来。「昨天晚上真的很热,我也觉得身上粘糊糊,我也去冲个凉。」
  「好呀,你去吧,用我的浴巾吧!」我老婆把浴巾递给赶紧离开房间的芦苇。
  「河南人不是不喜欢冲凉吗?还好芦苇不是这样,要不在广州还不臭了」我女朋友说。
  「是呀,到了广州,水多,当然要冲凉了。」芦苇的淫水真的很多,加上我的精液,如果不冲凉,一会三角裤
肯定保不住流出来的液体。我一边奸笑,一边说。但是我女朋友却不知道我到底说的是广州的水多,还是其他的水
多。
  和芦苇的这种关系维持了4个月,到了快过年了,王炜这个傻比的业务还是很差,而且还老是和芦苇吵架。芦
苇后来和她母亲说了这边的状况,她母亲就要她回河南去,并亲自过来了一趟,接芦苇回家。芦苇母亲来的头一天,
也就是芦苇走的前2天,我们做了一个下午的爱。那个下午,芦苇很激动,很主动,第一次帮我口交,并让我的精
液射在了她的嘴里,但是却没有和我肛交,那个时候,我还不怎么喜欢肛交。
  芦苇走的时候说:「你会记得我吗?」
  「会,如果去河南,我会去看你的。」
  「你不用来看我了,我会记得你,也会记住这段日子,和我们的秘密。」
  那天,我没有去送芦苇,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去送她,肯定暴露我们的秘密。
  芦苇走了之后没多久,那个傻比王炜就没有再来我那里了,我女朋友说他突然辞职了,连招呼都没有打就消失
了。
  一天晚上,我女朋友在床上语重心长地趴在我胸前和我说:「王炜这么这样,他向我们同事也借了不少钱,说
都不说一声就走了。他借我们的2000多块钱也肯定不会还了。还是大家说的话真对:千万不要相信河南人!老
公,你以前说的也对,以后不要和河南人打交道了呀!」
  「算了,有得必有失。他以为自己从别人那里占到了好处,占到了便宜;其实,他在占别人好处、便宜的同时,
也同样在被别人占了大便宜。」
  「但是我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呀!」
  「你得到了教训呀!」
  「哦,老公你可不要生气哦,都是我不好,不该把他们带到家里来。让你吃了那么大的亏,一点便宜都没有占
到。」
  「呵呵,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一把搂住女友,抚摸她骄傲、挺拔的大乳房,「你来弥补老公饱
受蚕桑的心吧,来吧,来吧,小宝贝!」
  女友伏在我的胯间,秀发一上一下的飘浮起来……我想了想芦苇,片刻之后就恢复到我正常的生活中了。

上一篇:录制少妇的行为 下一篇:岳母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