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My Dear长腿叔叔】

【My Dear长腿叔叔】



序章 这到底是什么?出现在少女眼前的东西…? 洁白无袖女衬衣下的纤细肩膀忍不住地开始震动着。眼镜后的瞳孔像冻着般
一动也不动。她已经听父亲说过了,但是… 本能的恐惧感散播全身。 *** 「怎么了,爱丽丝,第一次看见男人的生殖器官吗?」 被这么一问,爱丽丝只是点点头. 站在爱丽丝面前这位被称为青年,但已有点年纪的男人竟全身赤裸。不过她
有如此大的反应并不是因为看见全裸的男人。 他身上那隆起的红黑色,且巨大无比的东西,应该是男性性器官吧!全长是
爱丽丝,不,是一个男人的手腕那么长. 好粗大连爱丽丝用双手抱都抱不合。 不管是纯情少女或是历经许多男人的荡妇,看到男人因兴奋而如此庞大的肉
棒,都会吓的花容失色,不知所云吧! 「不是…」 少女无意识地摇着头. 可以听见黑发因摇晃巾撞的声音。 (爸爸…) 爱丽丝第一次如此恨父亲. 他父亲是这男人的执事,也就是他的手下。曾听爸爸说过,这男人那东西之
所以这么大是因为小时候曾遭逢不幸。而要治好它就必需让女人抱才行。也就是
说他需要爱丽丝的肉体,如此残忍的话竟出自亲生父亲口中。爱丽丝知道,父亲
对这位可怜的主人是非常忠心的。 …所以才要自己的女儿去做这种事,她含泪答应了。 但是… 她还是个处女,眼前这个突出的肉棒实在超乎想像中巨大。 男人靠近了,好像只未知的生物。 爱丽丝本能地往后退,脚踩着地毯。背后已巾到墙,无路可退了。这间豪华
的房里有张很搭调的复古风大床。任何少女都渴望能有这样的床,和最心爱的人
睡在一起,但是现在这床对爱丽丝来说,简直是个槛笼. 已经无路可退,爱丽丝抬起头看着男人。 「啊…」 「听班傑明说过了吧!那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吧!」 听见爸爸的名字,爱丽丝意识又恢复正常。 (是的~我要听爸爸的话~) 绝对不可以违背主人,就算是被迫发生男女关系. 稍微犹豫了一下,爱丽丝失望地坐在被单上。 慢慢地脱去内裤。单薄的布团下,围着裸露的下体. 以指头撑开,里侧的肉
色比想像中还浓烈,不停地颤动着。男人慢慢将手指伸进去,像要确认她是否仍
是个处女般。 「啊~」 眉头一蹙,爱丽丝呻吟着。第一次有异物进入秘处的感觉,恐怖中又带着微
妙感。 粗粗的指头在内壁探索着,入口处的感触极特别. 确定是处女后,男人满意
地笑了。 「嗯,好痛~」 「会痛?」 男人一问,爱丽丝点点头,男人又笑了。 爱丽丝反射性地想将脚闭合,男人以手制止。但是这次手指上涂满唾液。只
听啾啾的声音,不断地送至爱丽丝的耳中。 接着以濡湿的手指伸入,爱丽丝全身颤抖着。小心翼翼地转着小核桃,核蕊
就快要冒出头来。 「啊~」 配合着叫声,男人用口含着爱丽丝小而成熟的果实。 「啊、啊~」 以舌背轻转着,深怕弄伤了,爱丽丝小声地呻吟着。再以手指确认时,由指
间的湿液可得知。 (也许可以吧!) 他这么想。正想把自己的肉棒伸进小处女膜里,背脊突然有股快感流走着。 「嗯~呜~」 爱丽丝的气息已经乱了,男人以舌头舔着蔷薇色的肉芽,可以感觉到略带酸
味的透明液体在舌间缠绕,这正是他所期待的。 「呜、嗯~」 眼镜后爱丽丝的眼睛已经泛红. 脸上表情有着无辜、纯情与喜悦。 「我要来了!」 他压抑着兴奋,小声地对爱丽丝说. 肉棒已经佈满红黑色的血筋,都快巾到
男人的肚子了。 「啊、好痛~」 爱丽丝皱着眉呻吟着。但是男人确实一点一点地逼近,他的男根想要被未成
熟的秘处所吞没. 「呜、啊!」 「慢慢吐气,全身放松!」 爱丽丝的呼吸全乱了。除了张口吸氧气外,她的表情非常可怕。 「喔,不,已经不行了~求求你,啊~我~」 男根前头将花瓣打破,已经完全进入了。忍不住还是缩的很紧. 但是这种情
况下,比普通男人还大吧!而爱丽丝只是个处女。痛的受不了,拚命挥动着手想
逃。 「不要逃。你忘了班傑明的话吗!」 (爸爸~) 爱丽丝不动了,她必须接受这一切。 男人的肉棒上因充血而肿胀。他兴奋地将脸埋在爱丽丝的下半身上。 细瘦的身躯、狭小的桃花源,本能地被他的巨根已经挺立「不要、不,救救
我啊!」 「还没好呢,爱丽丝!我还没进去呢!」 爱丽丝发疯般地摇着头,哀嚎声响遍屋内。 是的,才进去一半而已,但是怎么这么窄。是处女的关系吧!男人很高兴,
再忍耐一下就好。 他用力扭腰,要将巨大肉棒全部深入。他满心狂喜地摆动身躯. 「啊!」 爱丽丝大叫一声,就在那时,好像什么东西裂开了。 「啊~」爱丽丝的身体已经被四分五裂了,然后~。 *** 意识恢复的男人看着躺在床上像坏掉的洋娃娃般的爱丽丝,她动也不动地。 秘处留出几滴爱液和大量的鲜血,弄髒了床单,那是破瓜之血。可爱少女的
那儿已完全裂开,爱丽丝的脸上已无血色。 「啊~」 「唉!」 男人也铁青着脸歎了口大气。 慢慢地走向屋角,按了小桌几上的呼叫铃。 忠实的执事听见铃声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不,这可能也是他当初料想不到
的事。 要将爱丽丝送去医院吧!然后将班傑明解雇。 但是~ 男人开始穿上衣服。动作迟缓显的很没生气。可是他的肉棒却活力充沛地直
摇着。 第一章说谎 打开后座的门,少女对着司机微微一笑。 「谢谢!」 爽朗的声音与天真烂漫的笑容,让平日面无表情的司机也露出笑容。 少女像小鹿般敏捷地下了车,头上挽的两个发髻也跳了一下。 她看了四周,眼睛瞪得好大。 「好大~这就是叔叔的家?」 在广大的腹地中盖了栋二层楼房屋,她很惊讶里面可容纳这么多的房间. 「是的,今天起美加小姐就要住这里了。」 跟着她身后下车的老男人回答。 「班傑明先生,我不是,请你叫我「美加」就好了?」 她的全名是玛格丽特普兰斯,美加是她的小名,她笑着看着班傑明。 他就是「叔叔」°°乌里姆赫林安东尼斯的执事。从车站回到家的路上,班
傑明都以全名称呼她,非常地谦恭有礼,说话的口吻很有职业水准,礼貌到让人
无可挑剔。 「是的,美加小姐。」 班傑明苦笑着说. 但是美加好像并没有听见班傑明的回话。在大屋子外面有
个很大的院子,种了好多树,长的非常茂密,有好几十种花正盛开着。 (这地方真美!真好,总算可以见着叔叔了!) 美加兴奋不已,内心充满着期待。这位从困境中伸出援手的大恩人,今天她
终於可以见着最敬爱的「叔叔」一面了。 「美加小姐,进去吧!其他的女孩子们已在等候了。」 「嗯!」 美加兴高采烈地跟着班傑明走进玄关. *** 走在铺着绒毯的地板上,美加听班傑明介绍屋里的摆设. 乌里姆先生因有要事,所以三天后才会回来。在这之前她可以在屋内自由活
动,和其他同样接受乌里姆先生援助的少女好好相处一下。 「还要等三天才能见到叔叔?」 美加鼓着粉红色的双颊. 「只是三天而已。屋里有很多书、乐器、电视游乐器软体. 其他的女孩们不
也跟你一样都在等主人吗?」 美加听了这句话后,终於露出满意的笑容。 「是啊,好好地玩三天,就可以见到叔叔了。」 「是的!这边请!」 好像来到要进的房间了,班傑明慢慢地推开门. 「哇!」 出现在美加眼前的是挑高二层楼高的豪华大客厅. 层层相连的吊灯、复古的壁钟、正面墙上贴了幅巨大的航海帆船画。 客厅中间是通往二楼的楼梯…突然有四名少女从楼上跑了下来,将美加包住
了。 「你就是美加吧!火车误点了吗?一路上辛苦你了!」 「等你好久了,美加!」 「帮你泡了茶,还有饼乾、蛋糕!」 「我们快去餐厅吧!」 少女们在等美加的时候就已经将欢迎茶会准备好了,五名少女说笑地走向餐
厅. 班傑明一语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 边喝着红茶,吃着甜点,少女们矶矶喳喳地介绍着自己。不过自我介绍完后,
彼此好像没什么话题可谈。 「看美加吃东西就觉得很好吃的样子,光看就觉得很高兴. 来这核桃蛋糕,
很香喔!」 「嗯,美加吃看看嘛!」 这么亲切地问着美加,还用刀子将蛋糕切开给她的人是苏非亚。刚刚自我介
绍时她说,小时候母亲身亡,父亲生死不明。原本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但在一
夕之间所有都化为乌有,不过从她的外表实在看不出她是这么苦命的女孩。 略有波浪卷的金发与蓝眼睛衬的她好美,像是一位温驯、善解人意的少女。 「吃太多肚子不舒服!」 声音有点低沉,讲话口吻像男孩般的瑞贝卡开口说话。 「啊,那我去拿药。」 「喂、喂,亚美丽,美加不是真的肚子痛啦!」 原来是开玩笑的,大家笑成一团. 因为父亲欠人一屁股债而必需自力更生的瑞贝卡,她是个很实际的女孩,不
过亚美丽就显的比较浪漫,像是爱做梦的女孩般。就体格来相比的话,亚美丽是
非常纤细瘦弱,好像是生长在南方之国的公主般,浅黑色肌肤散发出一股独特的
魅力。 另外一位一直带着微笑帮美加斟茶的少女名叫宫森铃音。丝贝塞。非常文静
不多话,不过喜欢听人家说话,母亲是日本人,却和外国人谈恋爱,结果生下了
她,所以她是个混血儿。这样的诞生虽带给她不幸的遭遇,但是从她身上却感觉
不到半点苦闷或怨恨。 美加边吃蛋糕边说:「不过这个家真的很棒。从车站来到这里的途中,看见
绵延一片的玉米田、马铃薯田,好美!不是吗?那些田地都是叔叔的,是班傑明
先生告诉我的。」 「听说在别的地方还有农场呢!南方还有咖啡农园和胶园呢!」苏菲亚微笑
地接着说. 「所以才能让我们五个人去上学,才能这么地照顾我们。」 当她们五人陷入生活泥沼中时,以优裕的财力与爱心拯救她们的人就是乌里
姆先生。 还有三天,再三天就能与这位好心叔叔见面了,一想到这里,五名少女的心
情就激荡不已,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美加,牛奶这样够吗?」 「嗯,谢谢你,铃音!」 大家都对叔叔抱持着感恩之心,五个人马上就混熟了。一想到可以跟叔叔见
面,美加,不,应该说五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 她们并不知道。在屋内一角有个视线一直紧盯着她们瞧。 「五个人都到齐了。班傑明,辛苦你了!」 听了主人的话,班傑明默默地低下头. *** 三天后… 墙上的壁钟敲了八下,晚上八点钟。 少女们已经等不及要见乌里姆了,早早将晚餐结束,在约定时间半小时前,
就全都从二楼各自的房间下楼到大客厅集合。 「就快可以见面了,心跳得好快。」 铃音按着起伏不定的胸口。 「八点就会在这里,现在可能正从外面赶回来吧?」 「嗯,说不定早就在家里了呢?」 瑞贝卡回答苏非亚的问题. 但是大家根本没在听她们两人在说什么. 五个人从前都曾过着幸福的生活,但后来却因命运的安排惨遭不幸…不过幸
好有叔叔即时伸出援手,现在就要跟叔叔见面了。 (见到叔叔后,该怎么感谢他呢?) (突然给他一个吻,叔叔一定会吓一跳吧?) 这一刻在大家的心中早就预演过好几次了。如今就将实现,少女们内心澎湃
不已。 六次、七次、八次,时钟停止了。 (就要见到面了!) 那时… *** 叩呜~ 小小的机器声传入少女们的耳中。 「咦?」 有人小声地说. 奇怪…怎么在摇,地板好像在震动。 下一刻,大家眼中充满着疑惑。 从天花板上…有东西掉下来。不,应该说从天花板上垂下一个四角锁台。 …那儿有个人影。 正中间摆张高椅子,有个男人坐在上面。两旁站着女,都是少女模样。可丽
亚和爱丽丝是这个家的女。以缎带紮着两条辫子的是可丽亚,乌黑亮丽长发披肩,
戴着眼镜的人是爱丽丝. 男人身上穿着名牌西装,还结了领带。削短的金发非常服贴. 年龄约满25
岁~30岁之间吧! 不过他有个非常显眼的特徵。少女们的视线都被吸引了,但是要知道那是什
么,还得花一下子的时间. …男人大腿间好像长了东西。 肤色,前端有着黑黑的点,头有时弯曲,有时肿胀。好像在跟人点头般。长
度约有男人的手腕长,若是和这些少女身高相比的话,也有到少女们的膝盖吧!
在其根处还有藏在衣服内两个很大的东西。 没错…那是男人的性器官。 「呜、呜、哇嗯!」 看见这异样,美加忍不住哭了出来。铃音赶紧抱着她。亚美丽吓的站不住脚,
跌落在地板上。 瑞贝卡只是站着不动。只有苏菲亚苍白着脸,但还以颤抖的声音询问。 「你~你就是叔叔?」 男人只是笑了笑说:「是的,我就是乌里姆赫林安东尼斯。」 少女们全都吓呆了。在她们心目中慈爱的绅士…「叔叔」,竟然会是这样的
人。 冲击、震惊、惊愕、混乱…动摇着少女的心。 可是乌里姆却还更夸张地笑着,还弹了一下手指。 身旁的两名少女慢慢地撑起那巨大物体,还用手抚摸,慢慢地搓着有着隆起
头的肉睫。少女们又吸了口气。 当然不是这样就结束了。两名女抱起巨大肉棒就用唇去舔,还发出啾啾声。 「不~」铃音忍不住叫了出来。 「我真不敢相信。」 瑞贝卡直摇着头. 曾在大人们常去的食堂中工作的瑞贝卡当然知道眼前的景
象是什么意思。让她非常地痛苦。 「嗯~」 可丽亚的唇含着男根前头的前端。可以看见她下巴的动作。不一会儿就有透
明液体自嘴边流出,她很细心温柔地爱抚着。 而爱丽丝只是面无表情地,像是在完成一件工作般,以舌头舔着佈满浮筋的
部份。 「你们两个今天要认真点,有客人在看。」 乌里姆这么一说,可丽亚开始发出啾啾的声音,来回地舔着。在舔的同时还
不忘用手掌去抚摸那巨物。爱丽丝也加快舌头的动作。 「啊、好、很好~」 乌里姆脸上浮出满足的笑容。肉棒变的更大了,都快到他的胸口和下巴了。
被女们唾液磨光的巨根…虽然炫着五名少女的眼,但她们的视线却从没离开过. 「该开始了!」 乌里姆这么一说,女们动作变了。两人都将上衣脱下。好白皙的肌肤,和樱
红色的乳头成为强烈的对比,一副春色盎然的情景。 女们以手掌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直到膨胀了后,用乳房去包着挺立的红黑色
肉棒。 瑞贝卡紧握双拳。亚美丽就快昏倒了。其他的少女们全身颤抖,不发一语. 「好好地摩擦!」 乌里姆下达命令,女们以自己的乳房一直摩擦着那巨根。巨根上的唾液和黏
液黏在乳房上,柔软的乳房被那硬又大的巨物弄的好痛。可丽亚还抚摸着自己的
乳房,并用舌头去舔巨根前端。 「嗯!」 可丽亚痛苦地喘着气。乌里姆的肉棒就快溃堤了。 「好,来吧,吞没它吧!」 就在同时白色液体自肉棒前端喷出。可丽亚赶紧用嘴去接住。爱丽丝并没有
一口气就吞进去,她只是吸着。 精液太多,一直流出来。 每当肉棒动一下,可丽亚的脸、胸部,爱丽丝的黑发上就沾满了飞沫。 精液弄髒了唇,看见与自己同龄的少女受到如此的对待,彷彿自己也受到无
比的凌辱。在观众的视线下,两名女蹙着眉将苦苦的液体吞进去。 「呜~」 乌里姆歎了一口气。肉棒终於缩到原来正常的大小,已经缩小可以被藏进裤
子里了。乌里姆用手帕和身上的领巾擦拭着脸和身体. 「怎么了?」 乌里姆看着少女们。五个人身体都僵硬了。第一次看见射精的情景,这样的
打击实在太大了。 持续着沉默… 瑞贝卡终於提起勇气打破沉默。 「叔叔~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乌里姆微笑着。那微笑是一种自嘲,又带点不可思议,他在笑少女们的反应。 「先说明我的身体状况吧!这样讲可能比较容易懂…要追溯到我小时候~」 乌里姆开始陷入回忆中,半闭着眼睛。 「呜啊~嗯!」 丛林里传来幼童的哀嚎声。 「是比尔,比尔出事了~」 女人对着喝着红茶的丈夫说. 语调中带有责难. 因为丈夫并没有阻止乌理姆…比尔去丛林里. 「虽说是去丛林,可是他就在附近玩,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巨兽出没. 」 两个人开始起争执了,就在那时当地的导游来打断他们的争辩. 「先生、太太,快去看看吧,你们儿子好像出事了!」 乌里姆的双亲和班傑明、导游、以及几位人都往丛林跑去。 发现小孩的脚印。 并不是在丛林里面,只见乌里姆坐在丛林入口的草地里哭泣。 脚边有小树枝掉落。而让乌里姆哭的原因就在他旁边。 …是蛇。 头还在那里动,不时发出威吓的叫声。黄色和红色相间的身体斑纹,感觉非
常凶暴。 「这、这条蛇,咬了我儿子…我没看见过这种蛇,是很珍贵的蛇啊!」 「比尔!比尔,你没事吧?」 人们追着蛇跑,妈妈抱起比尔。 「就是这支树枝惹火了蛇吧?忘了告诉比尔这附近有毒蛇出没. 」 「老公…比尔的…」 满脸悔恨的父亲照着母亲指的方向看去,比尔的身体中间. 乌里姆的大腿间被咬了。 蛇毒流走的关系,性器官被搓破突出。不只这样…蛇毒引发的热气让乌里姆
全身发热。 他们抱起全身火热的乌里姆,火速赶住医院。 *** 乌里姆说完这段往事后,又自嘲地笑了起来。 「后来就接受治疗…命是捡回来了,可是蛇毒却无法清除掉。」 少女们的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这就是她们喜欢的「叔叔」。就算起了同情
之心也不足奇。 「玉袋附近的毒就是无法清除。治疗方法唯有射精而已。但是自慰不是长久
的方法,唯有不断地和女性性交,才能消去体内的毒液。因为女性的秘处有特别
的清洁效用。」 「难道要利用我们来…」 对於苏菲亚的话,乌里姆很满意地回答说:「苏菲亚你真是聪明,马上就猜
对了。」 苏菲亚很痛苦地咬着唇。以前当乌里姆在信中称讚自己聪明时,她都很高兴,
不过此刻完全没有半点喜悦的感觉. 「不是这样子的,叔叔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瑞贝卡发疯似地叫着。不可能这样的,乌里姆勃起的肉棒竟比自已的小腿还
粗还长,而且是刚刚亲眼所见。 「不~没事的。」 乌里姆的声音和表情充满着自信。 「你为什么如此断言呢?」铃音颤抖地问。 「铃音,你确实还是处女。」 说完,铃音脸都红了。 「不只是你,其他四个人也是处女。你们五位是我派人去挑选出来的优秀人
选,所以我才将你们从痛苦中拯救出来,一直到现在都过着比普通少女还幸福自
由的生活。」 乌里姆的话刺痛了少女们的心。必需经历伤痛才瞭解。她们本来是抱着感恩
的心来跟「叔叔」见面的。 乌里姆从高处俯看着少女们。他仔细地瞧着每个人的胴体. (这三天他都暗地观察过了…真不愧是班傑明。不用跟他说明,就找来这五
位完全符合条件的姑娘来。) 玉袋的毒并没有排除,乌里姆就这样长大了,不久第二性徵出现,心想至少
自慰的话也能排除毒素,而双亲却在那时因意外身亡了。 继承了偌大的房屋和遍佈世界各地的农场,遗产可说是多的数不完。 当他15岁以后,有许多女人垂涎其遗产而接近他。 但是那时她们看见他大腿间勃起的巨物,全都吓的逃跑了。 虽然有些风化女郎接受了他,但因为她们和太多男人发生过关系,那部位已
松弛了,而且在她们心中只有钱,这样的人根本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为何普通男人能,但我却不能?」 乌里姆大叫到咳血,这时在他身旁最亲近的人就是班傑明。 班傑明答应先父要好好的照顾少爷,直到他长大成人。 有一天乌里姆忍不住了,就把班傑明叫来。 「去找吧!去找能接受我的女孩来!」 乌里姆开出的条件是「处女」。 「其他的我不用说都知道吧?」 「遵命!」 班傑明只答了这么一句话,马上用尽所有的家产派使者至全世界各地寻人。 一年后… 发现了五位候选人。 但是使者们说这五个人尚未长大成人,将会把她们教育成符合乌里姆要求的
理想女性。 将她们从不幸中救出,再予以援助,等她们在生理、心理上都成长至某一程
度后,也就是现在,就是乌里姆和她们见面的时候了。 *** 「可是为什么你能确定我们就是你要的?」 瑞贝卡双颊仍因害羞而泛红,她很不好意思地问着。她的声音再度让乌里姆
跌入回忆中。 「我也没有询问详细情形。但是那些使者们就假装是学校宿舍或疗养所的职
员,潜伏在你们身边吧!当你们集体沐浴时,没有发现到怪现象吗?还有有没有
过身体很重,吃太多安眠药而爬不起来的早上呢?」 乌里姆说完,瑞贝卡脸色都变了。其他少女们好像也明白了,以另外一种表
情看着乌里姆。 「所以你们都是能接受我的巨物的处女。」 乌里姆抚摸着无力的大腿间. 「医生说因为有毒所以精子不能活,就算射精很多次你们也不会怀孕。如果
毒全排除掉的话,可能还能生小孩。不过我也不想那么多。」 乌里姆变的非常饶舌多嘴。 他的话让少女们大受刺激,在她们眼前自慰也可以让他觉得很兴奋. 「叔叔好奇怪,好像发疯了。」瑞贝卡失望地说. 「也许吧!」 五名少女的视线都集中在乌里姆身上。他真的是我们最喜欢的「叔叔」吗? 「但是从今以后我说的话不是疯话也不是玩笑话。也许你们会觉得很傻,所
以你们也想知道我的真面目吧!」 乌里姆这么说. 「要不要和我玩捉迷藏?」 第二章要命的捉迷藏游戏 「捉迷藏?」苏菲亚忍不住反问他。 「啊、是的。我当然是鬼。直接强奸你们也可以,但这样的游戏太无聊了。
我今天很高兴,想玩点可怕好玩的游戏!」 少女们脸上满是讶异的表情,她们再也不相信乌里姆的话了。 「你们可以任意躲藏在屋内每个角落,但是不可以跑出去。每个入口都有锁
打不开,而且外面河沟里有鳄鱼. 」 铃音用力地抱着美加。 这三天五个人已经在屋里探险过好多次了。进入一楼最里层的房间时,里面
很昏暗,还听得见水声。 「鳄鱼啊!」 当先锋的瑞贝卡忍不住大叫,少女们赶紧将门关上。问跟在她们身后的班傑
明,他只答说「那是乌里姆先生的宠物」。 那时少女们心中的叔叔的好形像已有些动摇. 但是她们内心都认为「不管叔
叔做什么都没关系」,她们想重新确认对叔叔的敬爱之情。但是看着眼前发生的
事,少女们心中的疑惑与不安更加重了。乌里姆又继续像喝醉了般地说道:「亚
鲁多很凶暴喔!刚带它来这里时,将三名搬运工人咬死了,所以还是不要往外跑
好。」 乌里姆看了墙上的大壁钟。 「捉迷藏游戏从9点开始,当时钟敲十二下时,游戏就结束了。如果你们能
安全脱逃,就放过你们,这是约定。」 少女们不发一语. 静谧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乌里姆一个人在说话。 「开始准备!」 咚~。 乌里姆做个手势,他和女们又再度回到天花板上去了。 「等、等一下!我不明白原因,怎么玩?可不可以再说明一下!」瑞贝卡慌
忙地叫着。 但是天花板一直往上升,最后乌里姆只说了一句话。 「我之所以帮助你们,就是为了今天,别无目的。」 然后三人就失去踪影。 少女们愣了一下,沉默不语,一动也不动。要认清事实需要颇长的时间. 在大客厅的一角有个人一直躲在阴暗处看守着。 那个人就是班傑明。 (乌里姆先生、爱丽丝、可丽亚…) 班傑明看着上去的三个人,有股想法搔动着他的胸口。 爱丽丝,他的独生女。如今粗框眼镜后的双眸已失去神采。以前她是个爽朗
爱笑的女孩,但是被乌里姆夺去处女身之后,她的身心都碎了。虽然时间可以治
疗肉体上的伤,但是心灵的伤是永远也冶不好的。 不过安东尼斯家愿意收留爱丽丝让她在此帮。虽然工作辛苦,但他还是答应
了。爱丽丝并没有责备自己的父亲,不过看她行走肉般的样子,确实刺痛班傑明
的心。 (不过我和爱丽丝都很幸运,能服侍乌里姆先生。至少能让乌里姆先生过着
幸福的日子…可是,可丽亚是不一样的。) 班傑明看着上方。天花板已经就原位,刚刚的事彷彿做梦般。 可丽亚的表情一直都很痛苦,班傑明明白中理由。 在五名少女来的前一天。因为她们的生长环境不同,所以对食物的喜好也不
相同。为了确认饮食准备工作是否做好,他去找待在厨房里的可丽亚。 他敲了门. 「请进!」 声音有点颤抖,班傑明慌张地开了门,只见可丽亚正用手帕擦拭脸颊. 「可丽亚,怎么了?」 「不、没事!」 可丽亚拚命地摇头. 班傑明一直逼问,她就是不说为什么. 「班傑明先生,有何吩咐吗?」 眼眶还是湿的,可丽亚勉强地对着他挤出笑容。 「啊、是关於明天三餐的事~」 就在那一瞬间,可丽亚的眼中流出眼泪来。 (原来如此!) 仔细观察就可以明白其中原因了。因为将到来的那五位少女伤了她的心。 可丽亚很喜欢乌里姆,她的视线总是跟随着他。如今有五位少女来访,当然
乌里姆就会将注意力摆在她们身上。 乌里姆也感觉到可丽亚的情意,但是他并不喜欢她。 几年前,班傑明向乌里姆报告时. 「已跟使者们联络过了,已从世界各地找出五名合适的少女。」 「是吗?」 乌里姆显的很兴奋. 「可是让爱丽丝遭遇那种事,真是对不起。」 「~」 班傑明脑海里回想起爱女满身是血倒在床上的景象,医生说再晚一点的话就
会大量失血而死。虽然觉得很对不起女儿,但也不怪罪於乌里姆。 只是跟他发生关系,而且必需这么做,这是在做治疗,但却得牺牲许多东西。 自从找到了这五名少女,就已经给可丽亚带来莫大的伤害吧! 可丽亚的妈妈也是这个家的女。是位非常能干的女性,深得班傑明器重。现
在正生着病,班傑明心想,否则恐怕连她妈妈也会遭乌里姆的毒手吧! (如果没有发生蛇咬人事件就好了。) 班傑明已经老了,老是回忆过去的事。 (那时如果不让乌里姆跑去丛林的话。不,如果我有随行的话,就不会发生
这种事了~) 就算是像丛林般大的密林,让乌里姆一个人去散步,也实在很危险. 不过不
是他不阻止,是因为乌里姆的父亲想训练他成为勇敢男孩,所以才让他一个人去。 (啊,又在回忆了,事情都发生了,想有何用。) 他摇着头,看着这五名走投无路的少女。 他歎了口气,真正可怜的是这五名少女。 但是他是乌里姆的执事,遵从主人指示是他的义务。 (没办法,当使者找到她们时,她们的命运就被决定了。) 今后是她们和乌里姆的问题. 并不是里面还有个后台可藏身,不过少女们却没有发现到班傑明。 最先恢复意识的是坚强的苏菲亚。 她赶紧看了时钟,到九点剩下不到半小时. (怎么办?再来怎么办才好?) 苏菲亚看了其他四位少女,瑞贝卡紧咬着唇。铃音抱着美加,将脸埋在美加
身上。美加好像还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亚美丽跪在地板上,直望着天花板。 喔! 苏菲亚歎了口大气。 「各位,我们先上二楼吧!在这里发呆也没用,没时间了。」 瑞贝卡转身看着苏菲亚。 「啊,对啊,就这么办!」 瑞贝卡点点头,扶起亚美丽。 「你还好吧,亚美丽?」 「是、还好~」 亚美丽声音比蚊子还小,可见她受到很大的刺激。 「铃音、美加,你们也上来。」 「嗯,美加、走吧!」 「呜~」 两人手牵手跟在苏菲亚她们身后。 上楼时,瑞贝卡小声地对苏菲亚说:「你真坚强,苏菲亚!」 苏菲亚突然笑了出来。 「只是想开罢了!」 这话让瑞贝卡觉得她真是成熟的女人。 马上就要到约定的九点了,少女们在苏菲亚房间召开作战会议. 但大家都想不出法子,全是在回忆叔叔对她们的点点滴滴。 「不过在信中,他真是个和蔼可亲的叔叔~」铃音哀伤地说着。 「也许说他是个冷酷的人更适合吧!」 答话的人是瑞贝卡。 「没错,刚刚那眼神才是他真实的面目。」 「不~」 亚美丽全身起鸡皮疙瘩,只见她抱着身体. 「真的要跟叔叔玩捉迷藏?」 开口的人是美加。 「没事的,美加跑那么快,叔叔捉不到。」 「美加~」 大家对看着,年纪最小的美加还不晓得乌里姆的用意。 「好了,美加。被叔叔抓到会很惨的。你也看到了吧?会被叔叔身上的巨物
欺负呢!」瑞贝卡红着脸说明。 「可是不被抓到不就没事了吗?」 「没错,可是~」 「算了,瑞贝卡。她说的没错,只要没被抓到就没事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想
出办法,不要被抓到。」 苏菲亚这么一说,大家都看着她。目前的苏菲亚是大家唯一的希望。 「总之要先複习并确认这屋里的环境。」 苏菲亚从书桌上取出笔记本和笔,她画了图. 「中心就是大客厅,上到二楼后就只有这里,二楼是我们的五人房间和浴室,
还有会客室,从这里能通到阳台。」 苏菲亚画着地图. 「二楼到此结束,再回到一楼。大客厅和餐厅是相通的。餐厅隔壁是厨房。
厨房里有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厨房隔壁是料理准备室。」 「就是放着狩猎道具的地方吗?我射击很好。还想求叔叔答应我让我使用他
的东西呢!」 瑞贝卡马上住口不说. 为何不说,大家都知道其理由。 「一楼就这样吗?」 苏菲亚被这么一问,她已经画到地下室部萘恕? 「亚鲁多的房间. 」 「咦?」 突然苏菲亚发出怪声。 「隔壁是亚鲁多的房间啊!」 美加微笑着。 「大家马上逃进去,美加一个人在后面看着,好可爱的亚鲁多,我要跟它交
朋友。」 「美加~」 美加竟然说那只会咬死人的鳄鱼很可爱…铃音听了眼睛瞪的好大。然后很不
可思议地对美加说. 「美加,你真的好奇怪!」 铃音伸出手摸摸美加的头发。美加还是继续微笑着。因美加这样的表情,铃
音的紧张感也稍微松懈了一点. 「是啊,亚多鲁的房间~」 苏菲亚开始描绘料理准备室旁的亚鲁多房间. *** 地下室为食粮贮藏室。那些都是可以保存许久的粮食,像大雪的冬天,就可
以派上用场,份量足足过冬。另外还有一间机械屋,有部大齿轮,是用来供应整
个屋子电力和动力的来源。 「二楼、一楼、地下室~对了。能躲的地方就只有这里吧?」 「那是…」 突然变得很小声。 「什么地方,苏菲亚?」 「躲在屋顶上怎么样?女可丽亚和爱丽丝的房间就在那里,我曾上去参观过。
可丽亚还邀请我进去,泡茶请我喝呢!」 也许是亚美丽的怪癖吧,她小心翼翼地看着苏菲亚的脸小声地说:「啊、对
喔!说不定她会帮我们。」 (可是如果叔叔命令她不能帮我们的话~) 苏非亚将剩下的话吞了进去,对着亚美丽笑着说:「亚美丽,这是个很好的
情报!」 亚美丽很高兴,又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间上锁的房间,我没问可丽亚,
但应该是班傑明先生的房间吧?」 「嗯~」 苏非亚画上了顶楼的三个房间. 「好,图完成了,问题是该怎么逃呢?」 五个人直盯着苏菲亚画好的图看。苏菲亚和瑞贝卡的确是比较年长,所以较
能认清事实景象。很认真地在想对策。 但是铃音和亚美丽还是一脸疑惑,不知所措,美加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怎么办?) (怎么做才好?) 就算画好了图,也只能望图歎气。 就在那时. 「叩、叩!」 是敲门声。 「啊!」 苏菲亚指着时钟。 「已经九点了,一定是叔叔!」 卡擦一声,门开了。 苏菲亚说的没错,进来的人是乌里姆。因为门开了,所以可以很清楚听见楼
下客厅壁钟敲的声音。现在正好敲到第九下。五个人都很认真地看图,所以没有
发现到。 「怎么了?怎么没有人逃?」 喘着气说话的声音。亚美丽的脸都发白了。 不,不只亚美丽。乌里姆一出现,大家都吓呆了。 乌里姆的巨根像要冲破天际般,眼看就要伸长至天花板了。 「不、不要!」铃音用手遮着脸。 乌里姆嘲笑似的表情看着少女们。 「不是说玩捉迷藏吗?不开始逃怎么玩?」 但是五个人像是瞪着蛇的青蛙般。就连头脑最清楚的苏菲亚和瑞贝卡也吓的
动弹不得。 (还没有进入情况吗?) 乌里姆这么想。对少女们来说他可是大恩人。如果强要她们报恩也是很理所
当然的事,但那样就不好玩了。 「不想逃的话,就这样吧!」 乌里姆突然抓起离他身边最近的亚美丽的手。 「啊!」 亚美丽开始哀嚎,脸上表情写满「恐怖」两字。 「不要,住手~好可怕!」 乌里姆的手握着亚美丽还未发育成熟的乳房。硬硬、青涩的感觉. 没有反应
反而更刺激着乌里姆,朝天的肉棒摇晃着。 「啊~」 亚美丽不动了,胸间蠕动的指间带给她的不是快感,而是恐惧。 男性恐惧症…这是亚美丽小时候得到的心病。出生於南方之国,身为贵族公
主的她,当军士发生暴动侵袭民宅时,她好像曾被侵犯过. 那时那男人热热的喘息、恐怖的双眸、包在迷彩裤下强而有力的双腿、烟硝
弹火中飞奔的血…眼前的景象让亚美丽又想起那些恶梦。 (不要~) 亚美丽已经叫不出声音了。隔着衣服抚摸并无法满足乌里姆,竟然从领口将
手伸进去。 (非救她不可了) 苏菲亚这么想。但是看见乌里姆这样的行为,她也吓的动弹不得。 (亚美丽~) 苏菲亚闭着眼睛祈祷. 咚! (咦?) 传来东西敲击的声音。 「呜~」 歎气的人是瑞贝卡。更令人惊讶的是乌里姆竟倒在地板上。而瑞贝卡手中拿
着的是…苏菲亚房里的花瓶。那是她用来插花装饰房间用的。 「瑞贝卡!」 苏菲亚向瑞贝卡身边走去。 「太好了,你做的太好了,可是~」 苏菲亚有点担心地看着乌里姆。 「别担心,只是轻微脑震汤吧!暂时昏了过去,不会死的。」 「这样的啊!」 苏菲亚放心地歎了口气。连她自己也想不到。如果乌里姆死掉的话,今后可
能就不会受到摧残…但是尽管乌里姆是这样的人,苏菲亚还是喜欢「叔叔」。其
他的少女的想法也和她一样吧! 「亚美丽,你还好吧?」 铃音和美加拚命地安慰着坐在一旁哭泣的亚美丽。 「太过份了,竟然这样对我。」 虽然亚美丽皮肤黑,但是刚刚乌里姆的抓痕却很清楚地烙印在亚美丽的手腕
上。 「瑞贝卡你刚说的是对的。我现在也感觉到了,叔叔是来真的。」 「啊,可是我还是不想相信。」 「咦?」 两个人都看着乌里姆。卧倒在地上的乌里姆,光看他的背俊,真的就像是位
和蔼可亲的「叔叔」。可是他一站起身来,就会看见他那巨根…那个万恶之源。 「再不逃跑被抓到就惨了。」 「是的,大家快分散逃吧!如果被抓到的话也是一个一个,可以增加其他人
逃跑的机会。」 苏菲亚忍不住看了瑞贝卡一眼。虽然她说的话很残酷,不过却是事实。 「各位,叔叔不晓得什么时候会醒来。赶快逃,否则很危险. 」 受到瑞贝卡的鼓舞,亚美丽也不哭了。美加和铃音将亚美丽扶起来。 「分开逃吧,这样比较安全。」 少女们微笑着点点头. 「逃吧!」 瑞贝卡一声令下,美加、铃音、亚美丽都走出去了。瑞贝卡也紧跟其后,但
她走到门口却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还未走出房门的苏菲亚。 「苏菲亚,快走,不然叔叔醒来就惨了。」 「嗯,马上走!」 苏菲亚又看了一眼乌里姆,然后就跟着瑞贝卡出去了。关上门,走到走廊上。 想上锁,但终究还是没有。 美加她们已经走下楼,正在烦恼下一步该往那里去。 (瑞贝卡,你真勇敢!) 苏菲亚望着瑞贝卡的背影,这么想。 第三章最初的猎物 便利的书桌和床。隔壁是又大又乾净的浴室。三天来,已经习惯了这个房间
. (大家都躲在那里呢?) 坐在软绵绵的床上,铃音沉思着。从大客厅到餐厅、厨房。从苏菲亚的房间
出来后,大家都在找藏身之处。 可是…她最后还是回到这房间. (苏菲亚要回去拿地图~) 怎么说这里也是乌里姆的家,他应该很熟悉这里的地形吧,说不定他都佈署
好了。 就算逃、就算躲也没用吧,铃音陷入失望的深渊中。 如果能待在这样悠闲的房间里,对她来说是很棒的事。 突然她站起身来,长发在背后摇晃着。走近书桌,打开精巧细工雕刻的抽屉。 纤细的手指好像巾到纸堆。 取出来的是好几十封的信。信上收件人名字是铃音,寄件人是乌里姆。 铃音抽出其中一封阅读. 信笺上印有安东尼斯家的徽章,笔迹是熟悉的,略
显神经质的笔迹. 「钱音,你教我的日文好有趣。我也想练习看看,但没办法写的像你一样好。 下次见面时,希望能亲眼看你写…」 再来是几个像幼稚园学生写的日本假名。刚开始看到这些宇时,忍不住笑了
出来。 「告诉你好多次了。铃音你一点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听说你是个被周遭大
人耍的团团转,苦命的少女。你有拥有幸福的权利。我想我有能力让你过着幸福
的日子。」 铃音的大眼睛泪水盈眶。 (为什么叔叔曾是这么和蔼的人?他将我从困苦中救出来~) 想起在客厅发生的事情,还有在苏菲亚房间发生的事。 原来外表绅士仁慈的乌里姆的真面目,竟是这样的人,竟是一位想以肉棒侵
犯我们的男人。 如果一切都是假的就好。 铃音的泪水滴下,落在信封上。 铃音的妈妈是日本宫森家的女儿。留着及腰的长发,有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外表看似很冷漠,但其实是非常热情的人。 所以当她和外国男人谈恋爱时,虽受到众人反对,仍选择私奔,就可知其个
性之刚强。 来到国外后没多久就生下了铃音。铃音继承妈妈美丽的一面,深受父亲的疼
爱。 但是母亲虽人在外国,但却仍心系日本,而且她身体本来就不好。习惯日本
的气候,异国的气温、湿度、不一样的饮食习惯与习俗,她都无法适应,因此当
铃音还很小时她就病死了。 从此铃音不幸的生活就开始了。 不过在父亲的呵护下,铃音出落的非常亭亭玉立。身上流着浓厚的东方人血
统,再加上遗传自父亲的金发与蓝眼睛。她的美一点也不输母亲,反而更迷人。
爸爸每次看见铃音就会想起死去的妻子,心中更难过. 亲戚朋友担心父亲的情况,所以就很热心地要帮他说媒。爸爸也决心挥别对
前妻的思念,准备再婚。新婚妻子和爸爸一样有着蓝眼睛与金发。虽然不是很美,
但却是很有活力的人。 铃音也很听继母的话,一开始都相处的很融洽。 但是当新妈妈生下一名男孩后,铃音的命运就急转直下。 四人家庭中,有三个人都是金发蓝眼睛,只有铃音长的和他们不一样。 「我回来了,马克,我是爸爸喔!」 「亲爱的你回来了。我告诉你喔,马克今天一看见我就直笑呢!」 「真的吗?太好了,那表示他认得爸爸了。」 热闹的笑声。看见这样的情景,铃音只好一个人回到房里,默默地写着字。
那是母亲留给她的书法用具,那是唯一能让她心情平静的东西。 有一天很晚了,但是铃音却睡不着,她听见继母跟父亲说话。 「亲爱的,要不要听我说?我是很不想说,但是真的受不了了。」 「咦?什么事?」 「就是铃音的事,她好像会偷打马克呢!」 「傻瓜,不可能的!铃音是个乖小孩,她不会那么做的。」 「如果我没亲眼看见我也不会相信。就是因为马克哭的很大声,我从旁边偷
看,结果…」 「真有这种事~」 铃音听完只觉全身发抖。当然铃音是不可能对同父异母的弟弟施暴的。 (为什么~) 太过份了,平常温柔敦厚的铃音因生气而觉得全身发热。 但是,铃音也不能为自己辩解。 (等以后只剩她和爸爸在时再说清楚吧!) 但是后来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爸爸很忙,一回到家就只顾着跟马克玩。 (明天、明天一定要跟爸爸说. ) 铃音迟迟都没有行动,而这期间继母也不断地跟父亲撒谎. 有一天父亲把铃音叫到客厅去。 「铃音,是你妈妈告诉我的。她说你会欺负马克,而且欺负过好多次~」 「爸爸,我怎会这么做。我绝对没做过这样的事!爸爸你也知道,我不是这
种人。」 「铃音,不要想脱罪,没用的。」 那是继母说的话。她拉出马克的手,上面是瘀青一片。 「这个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怎会这样?不是我!」 「不是你?马克又不会走路,难道是他自己弄的。还是你怀疑是我做的?我
可是马克的妈妈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被冤枉?) 原因在於铃音。因为她长的越来越像死去的母亲. 继母非常嫉妒,所以才决
定採取这样的行动。 继母希望自己的丈夫将全付心意都摆在自己和儿子身上,但是铃音无法理解
到继母的心情。就算讲理、就算撒娇都没用,铃音是输了。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一家人,还有对你来说,都能过着幸福的日子吧!」 (父亲~父亲竟不把我当成家里的一份子。) 原来父亲早就打定这样的主意了。 后来她就被送回妈妈在日本的娘家。但是在不被允许的婚姻中生下的女儿,
怎会受到合理待遇呢?大家都将铃音视为外人。 事情还不只如此。在宫森家中人众多,出入的人也多,因此闲言闲语就多。 为了避人耳目,铃音被关在房里. 她被完全隔离,整日以泪洗面,过着孤单
无助的生活。 乌里姆的使者从父亲口中得知铃音的住处,还跑到日本宫森家假装是家里人,
藉机接近铃音,并确认她是否符合条件。 宫森家表面上给人感觉生活非常富裕,但其实已不若从前风光,根本是举债
度日。现在有人要拿钱来跟铃音交换,当然一口就答应了。 后来铃音就读女子寄宿学校,终於可以过着宁静的生活。 在学校的生活是快乐的,有许多好朋友,大家都不会去询问铃音的过去。 (全部…我的幸福都是叔叔给的。) 铃音摸摸将头发紮成马尾的大红丝缎带,那是乌里姆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然后铃音看了眼放在桌上的美丽涂漆盒,轻轻地打开了它。 飘出墨水特有的香味。有墨还有砚台、文镇等,一看就知道这是高级的书法
用具。铃音最瞭解它的与众不同,这是最近乌里姆送给她的礼物。 用这些道具写诗、造词送给乌里姆,然后得到他讚美的话语. 「铃音,你真是位了不起的艺术家。虽然我不懂汉字的意思,但从你的画中
我可以瞭解,这是班傑明要我送给你的书法用具。证明我拥有一位办事能力强的
执事,也证明我赞助了一位一流的艺术家。」 泪水滴在砚台上。 铃音手还握着信,似乎忘了要逃。读着乌里姆的信,回忆着幸福的过往…铃
音并有注意到她在逃避现实。 然后… 没有半点声音,但门开了,有个人影向她逼近。 「铃音~你在这里啊!」 铃音的肩膀摇晃着。那是温柔的近乎恐怖的声音。 她慢慢地回头,门前站着乌里姆。 「你没有逃跑?还是决定躲在这里?没有躲起来,难道你想被我抓到?」 乌里姆的嘴角浮现出笑容,但是眼睛却没有笑。对铃音来说,那是发疯了的
表情。 铃音拚命地摇着头. 不,我不想被抓,只是觉得逃也没有用的。但是…铃音
什么话也没说. (早知道跟大家一起逃就好了~) 虽然这么想,但好戏正在后头. 乌里姆越来越逼近。表情还是没变,仍是那僵硬恐怖的笑容。只有恐怖,还
有大腿间比自己的手还长、还粗的巨根。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是吧?铃音,我来了。」 乌里姆飞奔过来。 「不要!」 铃音转个身,想逃。但是恐惧佔据全身。想逃离乌里姆身边,就想拔腿往走
廊跑去。 但是… 不是因为乌里姆动作快,而是被恐惧佔领的铃音根本无法跑的动。 乌里姆抱起铃音,将她丢到床上。 「不要,叔叔、叔叔,不要!」 就算在床上,铃音也想逃。裙下的脚不断地乱踢着,她那可爱有着刺绣图案
的内裤若隐若现,更诱惑着乌里姆。 铃音的大眼睛早已是泪水决堤。 「您曾是那么和蔼可亲的人~」 「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前的仁慈都只是为了今天!」 「可是、呜~」 铃音已无法开口,因为乌里姆的唇贴上了她的唇。 唇一离开,铃音好像停止呼吸般,不,应该说是不断地喘息着。 「求求你,放开我~饶了我吧,让我回去~」 乌里姆只是笑。 「那,你想再被关在家里吗?」 铃音整个脸色都变苍白了。 「不,我不要!」 「要我放你回去,又说不要,铃音,你可真任性?你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就
不再资助你家。我要让你母亲娘家的人走投无路。」 「这…」 铃音紧咬着唇。虽然母亲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但也是因为生了她,所以才会
让母亲那么年轻就与世长辞. 也许因为这样,所以外公外婆才那么恨自己吧。 自责的心情让铃音变屈服了。 「那就乖一点吧!」 铃音的眼神充满了安心。不久就闭上濡湿的双眼。 乌里姆的手伸向铃音的胸前。 (终於来了,这一刻终於来了。) 「呜~」 乌里姆转着手掌,可以感受到这美丽乳房传来的柔软感。忍不住用力一抓,
铃音本能地想逃,但只是想而已,却没有行动。刚刚说的外公家的事让她陷入痛
苦中。 「能接受我吧?」 乌里姆要来真的了。 「啊!」 双唇颤抖着,铃音只能点点头,乌里姆也看见了。 「好,乖孩子,你绝对可以接受我的。」 乌里姆拉起铃音。 「来,首先先帮它按摩!」 面对那个巨无霸,铃音忍不住喘了口气。 「来吧!」 乌里姆的声音虽很温柔,但动作却很粗鲁,他抓着铃音的脖子,把比她的嘴
还大的男根前头硬塞入她口中。 「呜~嗯~」 「舔吧,细心地舔!」 铃音嘴巴张的好大,终於含住了。流出的黏液把铃音的唇磨的更光亮。 「用舌头!」 铃音照做,开始用淡粉红色的舌头舔。动作很笨拙,但乌里姆却显的很兴奋
. 「嗯、呜!嗯~」 红色丝缎带不断摇晃着。双眉很痛苦地皱在一起,但那表情却让人觉得非常
性感。 「用手搓~再来是舔下面。」 铃音以舌头舔着肉睫部份,直到玉袋下方。铃音眼中开始泛出泪水。蹙着眉,
看见那肉棒,想起其毒液尚未被排除,背脊忍不住打了冷颤。 「快一点!」 虽然脸颊满是源水,但铃音还是以舌头认真地舔着其玉袋,他的巨棒老是顶
住舌头,很难受。 「呜~呜~」 铃音的脸颊都湿了,拚命地舔着,用手搓着。 「好、够了!」 铃音的表情瞬间变开朗。 「再来就要进入了。」 乌里姆用他那充血的男根敲铃音的脸颊,铃音表情整个变了,像跌入地狱深
渊般。 「啊!」 裙子被掀起来,铃音发出嘶鸣声。乌里姆的手往里面探。摸着覆盖在布下温
暖的大腿间,盖住秘处的内裤很乾净,表示她是个贞洁的少女。 「不要,请住手!」 「铃音,你还没觉悟吗?」 「可是~」 「刚刚我说的话忘了吗?」 这话像针般地刺醒了她。 乌里姆的手指伸进内裤里. 故意以食指搔弄着,为了探求铃音无垢的秘处形
状。 「感觉真好,让我看看吧!」 「不、不要~」 铃音本能地用手去遮掩,但乌里姆用力地将棉被拉起,还将铃音的脚剥开,
将她的内裤脱下。 「真该用什么东西遮起来的,真可爱啊,铃音。」 和她浓密的黑发正成对比,稀疏的阴毛感觉很乾净. 但是乌里姆温柔的声调
和强制性的动作让铃音相当害怕。 乌里姆以手抚摸着私处的毛发,因为爱抚着动作,秘处开口已经稍微松弛了,
还可看见肉芽。 「色泽真美?怎么这么害羞呢?」 乌里姆不怀好意地挑着。对铃音来说,如此赤裸裸地呈现在男人面前,真是
很羞耻的事。不需使用任何暴力,就足以令她羞的无地自容。 「不要~」 铃音无力地喊着,拚命要将膝盖合起来。 乌里姆要让淡樱红色的花瓣像开花般打开,他的视线一直没离开那里过. 「哈!」 先伸进一根指头看看吧!光看那紧缩有弹性的肉壁就足以令他心旷神怡了。
如果满是毒液的巨根能插进去的话,感觉不是更棒嘛… 乌里姆忍不住以左手抚摸着自己的肉棒。他很想压抑太过兴奋的感觉. 手指再往里伸,可以感觉到摸到处女膜了。 「好、好痛~」铃音摇着头,小声说着。 「会痛吗,那我帮你好了,这样就不痛了。」 乌里姆以唾液弄湿手指,然后再伸进去。 「不、好痛喔,不要~」 狭窄的桃花源夹住手指。铃音痛的全身缩在一起。 「没办法,我已经弄湿了。」 乌里姆伸出舌头去舔着花瓣,发出啾啾的声音,铃音以双手摀住耳朵。 「不、不要~呜~」 乌里姆很熟练地以舌头将铃音下体的花瓣掀开来。 「呜~不、不要~」 非常敏感的下体接受了乌里姆舌头的爱抚,呼吸更急促了。 「不要~」 铃音把捂耳朵的手拿来遮住脸颊泛红的脸。 「你在做什么?这本来就该做的。」 插入桃花源口的手指表面已因透明的液体而发亮。 「女人就是女人,真的是有感觉的肉体. 准备好,我要进去了。」 「不、不要,不对。」 铃音已经语无伦次了,身体已发出一种讯号,她知道那是一种羞辱感。 「嘻!」 乌里姆的指头还在铃音体内活动着,证明她还是处女…不过马上就要被自己
的肉棒给撑破了。 「来,已经可以了吧!」 乌里姆发出宣告。 乌里姆将铃音的衣服全剥光。 动作迅速又有力。 然后也将自己的衣服脱光。 金发再加上白皙的皮肤,在这样的对比之下,乌里姆那黑色充血的肉棒像是
生长在其他星球的怪物般。 抬起铃音的双脚,用嘴去爱抚铃音的秘处。 边舔着铃音的屁股,边将自己的肉棒压向铃音的入口。 「不~不要、住手!」 铃音想逃,动了一下身体,乌里姆早知道会有此反应,更用力地将腰再往前
一挺。 「呜~呜~」 「呜啊!」 铃音整个身体僵硬了,她开始哀嚎。 可是乌里姆并不理她,还是执意将自己的肉棒插进铃音的体内。 铃口-男根前头-然后他的男根慢慢地进入铃音白皙的裸体内。 「唉、啊~」 身体被折成一半,铃音不断地哀叫着。呼吸已经乱了,以冻僵的眼神看着乌
里姆。 铃音的体内明显地有异物闯入,在她泛青的腹部上贴着像蛇吞进诱饵般的肉
棒身躯. 可怜的花瓣就将裂开,乌里姆就要侵犯自己了。 「我的使者真是优秀,你一定能接受我的。」 乌里姆开怀地笑了。 慢慢地加速腰部动作。 「不要,请不要动,啊~」 因为剧痛,桃花源壁开始收缩,包住兴奋的乌里姆肉棒,乌里姆陷入狂喜状
态中。 「不要~好痛啊!不要~」 每当又粗又长的肉棒进出时,铃音的腹部就鼓起又凹陷下去。 她的贞操已被夺走,因为肉棒上的黏液已变成血色了。 乌里姆的动作就要将铃音弄着断气了。铃音已经受不了了,下体不再矜持了。 「铃音,换体位。」 乌里姆抱起铃音,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你看到了吧?我们现在已经二合为一了。」 「骗人,我不要~」 铃音不想看见男人的肉棒进入自己体内的样子。 上一篇:【妻欲 下一篇:【纳米人偶】(1-3)